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末日战神 > 逍遥散仙_第二十章 孤刑真身

逍遥散仙_第二十章 孤刑真身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第20章孤刑真身
  
  “孤刑!你是十相冥罗中的孤刑冥罗?这,这怎么可能?!传说中,孤刑冥罗乃是冥界专司刑狱的冥罗,很少露面人界的,上一届的孤刑冥罗是因为舍身救下了幽冥邪王而与封魔战神同归于尽的,千年前的那场人冥大战之中,孤刑冥罗亦露面不多,在十相冥罗之中,恐怕要算孤刑冥罗最为神秘,据说在冥界之中,幽冥邪王最为顾忌的地藏王菩萨就只与孤刑冥罗来往,这在冥界也是众鬼皆知的事情。你一向少在人界行走,为何这次会突然出现在灵善国?如果我猜得不错,你孤刑应该在冥界诸冥罗之中,修为是最高的,以我目前的修为,恐怕还不是你的对手,但是我会尽力一搏的,请吧!”鹰雪抽出了天衍神剑,刚才他在一旁看得很仔细,这个孤刑冥罗的修为之高是他前所未见的,能够在几招之内,将小天*得没有退路,这种修为,鹰雪都自叹不如,况且孤刑刚才破开终极刀战诀的过程,已经在鹰雪的心中刻下了深深的烙印,冥界中竟然还有孤刑这样的高手存在,鹰雪真不是敢想象,看来水氏兄弟说得并没有错,十相冥罗并不是以修为高低来排名先后的,冥界之中的高手并只是十相冥罗与幽冥邪王,也难怪刚才鹰雪误认为这个中年人会是幽冥邪王了,十相冥罗鹰雪差不多都见过了,可是偏偏漏掉了这个不太出名的孤刑冥罗。
  ”你知道可不少呀,连地藏王菩萨的事情都知道,这些都是谁告诉你的,鹰雪啊,你或许不知道,你的大名可是在冥界响当当,你已经成为冥界的第一号大敌,现在十相冥罗包括幽冥邪王都知道了你是尊天圣者的传人,你的天衍神剑对冥族的伤害力是最大的,而冥界的第二大敌人就是那幽怜神君的后人,我想你与他之间肯定有着某种关系吧,不要告诉我没有,因为你们都有一个共同点,你们这群人都会使五灵步法,尤其是你们在西星国一战之中,更是让哭丧冥罗等对你恨之入骨,非除之而后快,不过,你们的出现在一定程度上也打击了冥界的自信心,冥界经过了数千年的蛰伏,此番突破封印原想是有一场大做为的,可是没想到竟然在你们身上接连受挫,而且你们击退三大冥罗,挫败哭丧冥罗于西星国,这等大事,虽然你们不说,哭丧冥罗也不提,但是我也猜到了结果,你们的行动虽然神秘,但是你们却犯了一个大错!”
  孤刑冥罗说到此处突然停了下来,鹰雪神情一楞,不由自主地问道:”我们犯了什么大错?”
  ”你呀,就是沉不住气!如果我刚才所说的都只是假设,只是为了探听和证实,你岂不又上当了吗?”孤刑突然对着鹰雪轻轻地摇了摇头。
  ”你……”鹰雪实在搞不清楚这个孤刑到底是什么意思,鹰雪看到刚才他与小天对战的情形,才认为他并非敌人,至少目前他还不是敌人,可是没想到这个孤刑竟然都在伪装,其目的就是为了探听自己的虚实与反应,看来这个孤刑冥罗不简单,不仅知道如何为自己赢得别人的好感,而且还能够让自己的敌人在不知不觉之中陷入他的圈套之中,这个孤刑无疑是十相冥罗之中最为阴险和狡诈的,鹰雪手中天衍神剑一抖,就想突然攻击这个孤刑,如果留着这个孤刑冥罗,恐怕对他而言是非常不利的。
  ”你想杀人灭口?呵呵,我完全理解,这也是人之常情嘛,毕竟你是人类,而我是冥族,我们的身份早就已经注定我们之间势必是水火不溶,不过,其实我也曾经是人类,但是人终究难免一死,人一死就必须到冥界,这是无法改变的天命,我又能如何?把人类与冥族定格为敌人,请问这到底是谁的错?”孤刑的话完全是一副悲天悯人的表情,他的话中透出了苍桑、孤苦与无奈之情,听得鹰雪与小天两个神情一楞,人类与冥界注定是一场宿命的轮回,如果认真追究起来,这其中的是非曲直,还真的无法定位,这算到最后,要怪就怪天意弄人。
  ”你此番前来究竟想干什么,别妄图想趁机颠倒黑白,无论如何,冥族与人类注定是敌人,你身为冥族之人,就注定与我势不两立,任凭你巧舌如簧,也休想混淆视听,如果你不是十相冥罗,或许我们之间尚且能够探讨这个话题,但是你身为十相冥罗之一,跟我们谈这个问题,你根本就是用心险毒,其心可诛,废话少说,接招吧!”鹰雪突然厉喝一声,手中天衍神剑幻出千万道剑气,朝着孤刑冥罗立身之处急刺而去,鹰雪此次所使用的剑法乃是封魔大九式的地印绝剑,对付冥族,封魔大九式无疑是最有效的剑法,鹰雪没有手下留情,这个孤刑冥罗比之其他九相冥罗更加阴险,更加让鹰雪感到心悸,这个家伙不仅心计、修为和口才都不在其他九相冥罗之下,而且他的话还非常有煽动性,竟然让鹰雪也差点中招,对付这样难缠的人,最好的办法就是尽快将其解决,只要除掉了祸根,任凭他巧舌如簧也无法说动任何人,因为死人是不会开口说话的,这还是鹰雪第一次有这样强烈的杀人感觉,也是第一次这样下定决心除掉一个人,说实话,这个孤刑冥罗实在是太可怕了,鹰雪突然想起来了,这个排行第九的孤刑冥罗,最拿手的便是九玄冥音,难道他的话这样具有煽动性,这种动人心魄于无形的本领,已经让鹰雪感到害怕了。
  ”你怕我?哈哈哈,没想到尊天圣者的传人竟然怕我,可笑,真是可笑。”孤刑一转身便避过了鹰雪的剑气,他的身影与速度之快,简直令人咋舌,犹一道无形的清风,飘然而过,连鹰雪都未曾看清楚他的动作。
  这一次鹰雪可没有掉以轻心,这个孤刑真是厉害,封魔大九式对付其他的九相冥罗,似乎非常有效,而对付眼前这个名叫孤刑的中年人却是一点作用都没有,这种情况鹰雪还真是没有碰到过,鹰雪深谙五灵步法与流光步法,这两种步法在空天大陆上他还没有碰过到什么厉害的对手,即便是面对异邪,他也有信心与之一战,可是不知为何,面对这个叫孤刑的中年人,鹰雪感觉到自己突然之中失去了斗志,他觉得在孤刑的面前,他的精神压力特别的大,为了对抗这种无形的压力,鹰雪不得不动员了全身的能量与之相抗衡,这或许是鹰雪的速度与身法受到影响的原因,鹰雪怎么也没有想到冥界的这个孤刑冥罗竟然有这般高深的修为,看来,他还是低估了冥族的实力,虽然他从来没有看低过冥界的实力,孤刑的修为如此之高,那幽冥邪王的修为,都不知道修炼到什么境界了,之前鹰雪看到小天击败*冥罗时的情形,对自己的修为还信心十足,但自从碰到了刚才这个孤刑冥罗之后,鹰雪觉得自己的信心在慢慢流逝,冥界至少有数百万的大军,现在只是出来几个闹事的冥罗就已经把空天大陆搅得混乱不堪,如果这幽冥邪王带着数百万冥兵冥将们出来,恐怕整个空天大陆无人能攫其锋,现在的空天大陆是个什么模样,鹰雪心中非常明白,如果幽冥邪王挟众而来,凭他的实力,如果天界不出头阻止的话,那绝对是横扫一切,淹没整个空天大陆,想到此处鹰雪的脸色不禁开始发白。
  孤刑似乎一直都在观察鹰雪,鹰雪脸上的表情与迷茫的眼神让孤刑很容易就猜透了鹰雪的心思,不过,这次孤刑所说的话甚为奇怪,鹰雪与小天两个连想都未想到,”你们不用担心太多,现在冥界还顾忌着天界,如果冥族现在大举进军人界,天界肯定会出面干预的,冥族孤军深入人界作战,阻力是相当大的,况且要一统人界,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幽冥邪王正在闭关参悟一门绝世神功,不过,以目前的进度,可能至少还有一段时间的太平,不过,等他修炼大成之后,人界如果还是这样一盘散沙,那可就非常不妙了,现在冥界基本上还在蛰伏阶段,一来,冥界是为了除去对他们有威胁的人界高手,僻如已经假你之手而被除掉的封魔战将,二则冥王的神功未成,冥界之内亦并非完全太平,第三是因为冥族尚在等待着一个重要的盟友出现,这些因素齐具之后,就是冥界真正现世之时,到时候恐怕就是灾难的开始,这些你都要做好充足的准备,冥族既然被天界封印上千年,这口恶气,任谁都是无法咽下的,冥族挟怒而来,再加上其他族类的配合,恐怕人界与天界联手亦未必是冥界的对手,那才真正是浩劫的开始!”
  ”你说这些话是什么意思,是威胁,还是恐吓,告诉你,我们并不害怕,对付冥族是整个人类的共识,现在人界虽然混乱不堪,但是一旦人类意识到冥界的险恶用心之时,一定会团结起来的,你的话吓唬不倒我们的,你不是冥界的先锋部队吗?那就让我见识一下你孤刑冥罗的真正手段吧,有什么招尽管都使出来吧。你不是会什么九玄冥音吗?都亮出来吧。”鹰雪心中早就已经将这个孤刑冥罗定位为最危险的敌人,他当然不会掉以轻心,同意道出了孤刑的绝技,让小天等小心应付,免得中了他的招。
  ”九玄冥音!这名字不错,可惜我很少使用这一招,音律攻击并非我之强项,我的强项乃是剑掌双绝,你是尊天圣者的传人,又似乎跟灵神有瓜葛,我还真的想跟你过过招,看看你最近是否有什么新的长进没有,西星国一战我已经见识过你的勇猛过人之处,不知道今天我是否还能够有幸再目睹一遍,你当日的雄风呢?”孤刑似乎也没有轻视鹰雪,他重新掣出了长剑。
  鹰雪仔细观察了一阵孤刑手中的剑,不禁感到有些纳闷,冥族的修行者为何会拿着一把罡气十足的宝剑,剑身如一泓清水,上面流露出隐隐的白芒,虽然有淡淡的黑雾遮掩,但是鹰雪还是感应到了这把剑并非像冥族之物,剑身上流露出一股熠熠的流光,而此时的孤刑似乎变了一个人似的,身上的冥暗之气虽然依然很浓,但是他的身上却流露出一股清新的风云之气,一股清风袭过,令人仿佛忘记了尘事间的烦扰,静静地享受着安宁清静的夜景,夜风徐徐吹过,一切生灵像是突然复苏了一般,无数活跃的生命能量突然清晰地反应在人的脑海之中,这座寂寞的树林突然热闹起来,各处生命的欢呼,窃窃私语,一切都表明这座树林充满了生机,充满了欢乐,杀伐在这里是绝对不受欢迎的,心中有杀念的人也感应到了这股祥和与宁静,体会到了生命的可贵、可爱和值得珍惜之处,一座毫无生气的树林却因为一个人而完全改变起来,而那个人却是在传说之中被人类称之为恶魔的十相冥罗之一的孤刑冥罗。
  ”你究竟是什么人?你不是孤刑冥罗,冥界的冥罗身上怎么可能会发出这股清淡的出尘之气,这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你到底是什么人?”鹰雪脸上写着无尽的惊骇,他怎么也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更加不敢相信自己的感觉,一个冥罗身上怎么可能会出现这种奇事。
  ”真是不好意思,我可以明确地告诉你们,我就是冥界的孤刑冥罗,如假包换,如果我不是孤刑的话,我也不需要出手救走*冥罗,你们说是不是?”孤刑依然是一片笑意盎然,丝毫不予理会鹰雪等人脸上的焦急与忧虑,不过他的语气却像是跟鹰雪与小天二人商量,丝毫不象是势不两立的敌人。
  鹰雪突然觉得自己快要发狂了,这个孤刑的身上无一不流露出奇怪与疑惑,甚至还有一丝的熟悉感,这种感觉夹杂在一起,任谁都不好受,鹰雪突然肯定了一件事情,自己在哪里见过这个孤刑冥罗,可是他地偏偏想不起来自己在哪里见过他了,鹰雪心中的焦虑可想而知。
  ”不用想了,我们在西星国的星神像之下见过面的,当日你还差一点劈中了我,幸好我闪得及时,方才逃过你的天衍神剑,否则,我可就要像哭丧冥罗他们那样,被你那奇怪的剑法给击败了!”孤刑冥罗像是能够看穿鹰雪的心事一样,鹰雪担心什么,他就马上说出了鹰雪的心中所想。
  ”你是抢走国师魂魄的那个人,没错,就是你!快说,你把国师的魂魄藏哪里去了,快交出来,否则,你别怪我手下不留情。”鹰雪这次完全失去了耐性,他也不跟孤刑多废话,手中天衍神剑一抖,立即朝着孤刑抢攻而去,舒一凡的魂魄被这个家伙给抢走了,现在唯有将这个孤刑擒下才能够知道舒一凡的下落,否则自己将永远失去舒一凡的消失。
  ”你这个家伙问的话也真是傻,舒一凡那老头的灵魂自然是到了冥界,既然到了冥界,怎么可能会逃得过宿命的轮回呢,何况他还得罪了哭丧等冥罗,自然现在他还在冥界受苦了,拘拿游魂,是我等的份内之事,何况我乃堂堂执法冥罗,抓几个鬼魂,这算什么,就算是灭掉了几个游魂,那又有什么了不起的,那些游魂落在我手中,就像一只小蚂蚁一样,想捏死就捏死,这一切对我而言,根本就无足轻重。”孤刑轻易地逃避着鹰雪的追杀,他虽然没有还手,不过,谁都看得出来,他是游刃有余,根本就是在拿鹰雪开涮,或许这正是他的计谋,想趁机激怒鹰雪,然后再趁鹰雪心智大乱之际,将他诛杀于剑下。
  不过,这个孤刑冥罗委实奇怪,他已经将鹰雪完全激怒,而且还失去了理智,疯狂地对他反攻,而这个孤刑竟然在此时突然大声一喝,将沉迷之中的鹰雪给唤醒了过来,”你这个年轻人,真是愚昧,我只是想激怒你,没想到这你这么轻易地中计,看来,你也不是什么做大事的材料,真是可悲!”
  鹰雪真的快要疯了,从一开始到现在他完全是被这个孤刑牵着鼻子走,根本就毫无还手的余地,如果这个孤刑真想杀他的话,恐怕鹰雪今晚真的是凶多吉少了,可是没想到明明鹰雪已经被孤刑*得失去理智之时,孤刑却又将沉伦之中的鹰雪给唤醒了过来,这个家伙到底是什么用意,任凭鹰雪的头脑再精明,也想不出这其中的道理。
  不过,孤刑在鹰雪稍微清醒过来之后,却又说了一句让鹰雪魂飞胆散的话,”你即便是用尽你所有学到一天四神的招式,包括封魔剑法与冥界的武学,来对付我都没用,其实你还有一个办法或许可以与我相抗衡,那就是你必须使用—灭-谛-剑-法!”
  ”你说什么!?”鹰雪的脸色陡然一变,孤刑的话似乎是用一种特殊的方法说的,连小天都没有听到他们之间的谈话,不过,鹰雪还是骇了一大跳,这个事关魔族的惊天大秘密,他连最好的兄弟都不敢告诉,可是现在却被这个名叫孤刑的冥罗一语道破,鹰雪怎么也没有想到这套剑法,在空天大陆之上还会有人知晓,冥界的九相冥罗都不知道这是什么剑法,为何唯独这个孤刑冥罗知道这套剑法的存在,这也太不可思议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