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侠影惊鸿 > 第二十七回 言如利剑催人命

第二十七回 言如利剑催人命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木南哈哈大笑道:“哼哼,早知今日,何必当初。你这妖妇既知侠影剑的传说,怎会不知这把宝剑不利于皇上。当夜你提剑进宫,分明就是要刺杀皇上,岂由你一句误杀分辨了事!”

    此间不少人本就对朱温谋朝篡位深恶痛绝,对大唐心生眷恋,对昭宗之死耿耿于怀。听了木南的话,登时怒由心生,将往日痛恨朱温的怨气尽皆发在如尘身上。

    一向自负从不欺凌弱寡的虎一通此刻再也按捺不住,指着如尘怒声道:“如此说来,暗通契丹国,窃国、弑君、杀夫之事,定然假不了。今日饶你妖妇不得!”话未说完,提拳就向如尘扑来。

    萧影急忙拦住,说道:“虎前辈,一个女人如果愿意为你生儿育女,那便怎样?”

    此话一出,人丛中登时一阵哄然大笑。

    有人大声道:“哈哈,笑死人了,你这臭小子不会临危怕死,为求自保,让你师父做老乞丐的老婆吧?”

    虎一通收足道:“老乞丐一身脏不拉叽,娶什么老婆?小子胡闹!”

    萧影对旁人的哄笑不加理会,继续道:“前辈误会了,我是打个比方。试想,家师嫁于昭宗二十余载,要想刺杀他,机会多的是,何须空等这许多年月?再则,家师在十七八年前曾为昭宗诞下一女,不幸为朱温所害。一个女人肯陪一个男人虚度芳华二十余年,又为他生儿育女,其心可表日月,难道她还会有二心?”

    虎一通怒色略收,道:“你这话说的也有道理!不过……”他向来心地耿直,侠义盖天,设喻说理,却非强项。

    木南又是哈哈笑道:“你这话太也强词夺理,这妖妇苦等时日,自是想媚惑皇上,扰乱朝纲,搞得大唐江山风雨飘摇,趁机杀之。生育儿女之说也是一派胡言,普天之下,有谁听闻苏眉有个女儿?就算真有此事,她杀害昭宗是实,天下也不是没有食子弑夫、因妒生怨的毒妇!她与昭宗生下儿女后,待得儿女长大成势,威逼利诱,让其将江山供手送与辽人也说不得。”

    大家听了这话,打心眼里都觉句句在理,话方说完,附和之声大作:“这苏眉长得妖里妖气,必定是妖孽投胎,前来扰乱帝心的,饶她不得!”“只怕她与朱温暗中通奸,事情败露才弑君杀夫!”“她与契丹狗贼耶律阿保机通奸谋国也未可说!”……

    人丛中有的交头接耳,窃窃私语,脸现鄙夷之色;有的大声斥骂,出口便是耸人听闻、匪夷所思之言;有的兀自还在大声逼问侠影剑的下落。

    李宛儿直听得连连跺脚:“你们胡说,你们这些大坏蛋!”

    如尘气得面如死灰,轻声道:“宛儿,今日之事,徒说无益,你和影儿师兄妹几个快些离开此地。今日为师若不以死谢罪,恐难平众人心头之气。”

    说完又将萧影叫到跟前,轻声道:“影儿,为师有两件事放心不下,一是花间派今日有灭派之劫,你需保护几位师妹完好离开此地;二是以后将花间派发扬光大,杀死朱温,替皇上我等一家三口报仇,也为你们一家人报仇!”

    说完话,伸手夺过李宛儿手中的长剑,往自己脖颈上抹去。

    萧影一把抓住她的手,流泪道:“师父,我们这就杀出去!我就算死了,也要保护你和众师妹周全。”

    看到师父有轻生之念,余下几位师妹一时全没了主意,呜呜一个劲儿只是哭。在她们心中,自己只是一只嗷嗷待哺的羔羊,没了师父,仿佛天也塌陷一般。

    木南幸灾乐祸,得意洋洋的道:“花间派的各位妹子,怎么哭得这般伤心,个个如花似玉,哭坏了眼睛那可不好看了!哈哈。不如都跟了我去,我会疼你们一辈子的,跟着这位妖妇有何好处?哈哈。”

    李宛儿呸的一声道:“无耻,下流!”

    眼看木南当众调戏师妹,萧影此刻再也按捺不住心中的怒火,就要上前拼命。但他转念一想:“自己死了不打紧,可自己死后,师父和众师妹定会遭他们的百般凌辱。”

    当下吩咐李宛儿和几个师妹照看好师父,只身挡在前头,紧紧护住师门一众。

    群人手里剑光闪闪,一步步逼上前来,将萧影等人团团围住。萧影大声道:“你们都别过来,否则我可不客气了!”

    适才眼见萧影将了空师太掷出,人人都忌惮他武功了得,是以迟迟不敢动手。至于他内功深厚,却一点儿拳脚功夫也不会,众人自是不知。

    怀远大师和虎一通站在圈外,心有踌躇。要说除魔卫道之事,二人绝无旁观之理。但眼下对方孤儿寡母,看起来亦不像大奸大恶之人,要自己动手杀之,自是不能,挺身相助,更是不妥。

    圈子被众人围得越来越小,眼见师徒九人就要被他们乱刀分尸。萧影大叫一声,如癫似狂地左右出手乱抓猛打,有几人一个不小心,被他双手拂到,身上登时血流汩汩,痛得大声哀号,连连避开。

    当场人众大都心下惊疑不定:“这小子明明武功高强,所使功夫怎会全不成章法?”

    木南急欲在人前呈威,面露傲色道:“我看这小子也没多大本事,大家且退后几步,我来斗他。”话声刚落,挺剑而出,向萧影身上刺去。

    萧影笨手笨脚,连连闪避,几次险些儿丧生剑下。

    看了一会儿,众人这才恍然:“原来这小子没学过拳脚招式!”

    避让得二十余招,萧影心念电转:“这样下去终不是办法,早晚死在他的剑下,倒不如豁出性命不要,与他拼了!”当下起手夺过李宛儿手中的剑,不避不让,发疯似地直向对方胸口刺去。

    木南眼见来剑势夹劲风,若以长剑格挡,深惧对方内劲了得,连忙收剑向左闪避。

    萧影原本心里十分紧张,一招得势,心里想着左右是个死,便也放开手脚,举剑向对方乱斫乱刺。

    木南自负武功不弱,但对这般无章法的厮斗,自己一则从未见过,二则对方内力惊人且情急拼命,只得连身闪避,伺机进招。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