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侠影惊鸿 > 第二十回 福禄寿禧来邀功

第二十回 福禄寿禧来邀功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本来缚住萧影,一根绳索即可,两人既得老大号令,都要抢先立功,倒也管不了对方出不出手。

    萧影大声喊叫,嘴里说着自己不是耶律楚南,暗下也在潜运内功,想以涅磐神功绷断绳索。

    陡觉身子腾空而起,轻飘飘地,只片刻间便飞出崖壁上的牢笼。

    他左右一瞥,见是胖瘦两人一边一人提着他,低头一看,下面是十数丈高的悬崖,不觉心惊肉跳,头脑发晕。另外两人正自下方跟随而至。

    待在崖顶站稳,萧影急道:“两位老伯伯,我不是你们要抓的人,我叫萧影,不是耶律楚南。”

    胖瘦二者只是哈哈大笑,抓着他又是一阵疾驰。

    萧影只感扑扑风声从耳畔刮过,转眼便到了一座豪宅大院前面,院门上写着“归鹤山庄”四字。门前一块空阔场内,站满了密密麻麻的人,个个眉宇飞扬,其貌不凡,一瞧都是武林中人。

    胖瘦两人如风而至,到得场子中间的台阶上,猛然收势,萧影头脑昏晕间,已给两人重重地摔在地上。

    随之便有两名壮汉上台,将他绑缚在台柱上。

    台阶四角生着四坛炉火,红苗乱窜,青烟袅袅。四围人群怒怨鼎沸、喊声震天:“杀了契丹乌龟贼子,然后咱们直捣黄龙,拿到那只大乌龟,喝血吃肉,叫那些契丹乌贼还敢猖狂!”……

    秃子宿万福手捻浓须,笑哈哈地昂首跨上台来,神情甚是得意。长眉人宿万禄跟在其后,手中摇着铁骨扇,白光闪动,煞是刺目。

    宿万福居中一站,先行介绍了自己四兄弟的名儿。

    宿万福、宿万禄、宿万寿、宿万禧四兄弟合称“福禄寿禧”四星,分开来叫,分别便是“福星”“禄星”“寿星”“禧星”。江湖中人当面尊称他们一声“四星”,在背后却大多只叫他们“四怪”。

    四星武功既高,江湖上少有敌手,脾气亦且古怪,向来不与武林同道多有来往。

    介绍完名姓,福星凛然道:“众位英雄,如今天下大乱,山河破碎,有识英雄无不捶胸顿足、扼腕长叹。现下更有契丹胡掳头儿耶律阿保机,扬言不日将挥兵南下,侵吞我中原大地。十余年前,我等福星、禄星、寿星、禧星四兄弟有幸擒得耶律阿保机的乌龟儿子耶律楚南,今日特邀各路英雄云聚敝庄,就是要将这契丹狗贼斩首祭旗。同时,我四兄弟邀请到了少林寺怀远方丈、丐帮虎一通虎帮主、峨眉派掌门了空师太前来主持大局,借此机会,挑选一位德才兼备的武林盟主,号令群雄,共抗契丹鞑子……”

    今日到场的武林豪杰,大都对四星久闻其名,但绝大多数人与四星素昧平生,不知他们人品如何,是好是坏?心里都暗自揣测:之前从未听说过四星也这般忧国忧民,为国民危难热血奔走。他们邀了这许多英雄豪杰到此,嘴上说是一同诛杀契丹贼子,实不知葫芦里卖什么药?

    人人心存疑虑,但立马要杀契丹胡人,都禁不住欢呼雀跃,大声叫好。

    萧影一被提到现场,群豪个个嘶声呐喊,喧嚣不安。他大声叫喊,不住为自己声辩,声音似乎都给他们的喧嚣之声盖了去,竟未听到自己喊叫声。

    游目四顾,在人群中找寻师父等人的身影,但四面八方人山人海,却又何曾见得。

    他十多岁大便被囚禁,此时重入江湖,当场站在前排的大多是成名已久的江湖耆宿,却一个也不识。只见这些人个个身着稀奇古怪,瞧向自己的神情,或横眉竖目,大声怒骂;或冷笑声声,指指点点;抑或斜目相睨,面色鄙夷。

    看到这些神情,他热血沸腾,心里发怒道:“我做下的错事,这些年遭天罚也够了,你们这些老匹夫,今日又来落井下石,生要逼着我这个落魄孤儿走上绝路么?”

    转念一想:“啊呀,现下他们尽皆蒙在鼓里,只道我便是那个耶律楚南。我须赶紧辩白,不然今日便成刀下冤鬼了。”

    乘着现下只有福星一人在说话,他再次放声大喊,却觉喉头被什么东西堵住一般,憋足了劲儿吼叫,一点儿声息也发不出。心知已给瘦胖两个怪人点中了哑穴。

    只听福星道:“今日有幸邀请到武林中的泰山北斗,少林派方丈怀远大师主持大局,还有闻名遐迩的峨嵋派掌门了空师太、丐帮虎一通虎帮主共同见证。请三位站上台来,叫大伙瞻仰瞻仰如何?”

    话方说完,人群中走出一位白须飘逸的和尚来,六十岁不到年纪,精神矍铄,手中禅杖金光耀眼,迎风铃铃作响,整个人往台上一站,凛然生威。正是怀远和尚。

    场下呐喊叫好声此起彼伏。

    喧嚷声稍歇,人群中又走出一位中年尼姑来,面目清削,瞧她走路的样子,甚是利落果决,颇为有些泼辣意味。正是女尼了空。

    众人叫好声一落,当场鸦雀无声,都在静候丐帮虎一通帮主上台亮相。可半晌无人越众而出,人人心存疑问,目光都向人丛中去找寻。

    突听一个瘦骨伶仃的小乞丐道:“虎帮主有事给耽搁了,晚点便到。”

    福星上前与怀远、了空低声寒暄几句,朗声向着台下道:“虎帮主既未到来,咱们只能容后再睹他老人家的风采了。现下请怀远大师与大伙说上几句。”

    怀远双手合什,说了声“阿弥陀佛”,面目凛然道:“环视方今天下,中原大地纷争四起,民苦大众水深火热。契丹国国力强盛,如日中天,眼下他们欲兴兵戈之事,我等武林一脉,岂可坐而视之,任中原大地落入胡人之手。依老纳之见,推选武林盟主共抗外敌一事,当要从速进行,便在今日了结甚好。至于……至于诛杀契丹王子这件事情,出家人以慈悲为怀,不到万不得已,咱们也该秉持上天有好生之德这个法理,能不杀生,自然是上上之选。”

    此时人群中走出一位中年道姑道:“怀远大师,出家人以慈悲为怀,此话不假。可对待胡人外邦,便得以国家民族大义为重,慈悲不得。”

    众人纷纷附和称是。

    一时间呼喊之声大振,不少人手舞足蹈地就要上前诛杀萧影。

    萧影定睛细看那道姑,不由悲从中来,那道姑不是别人,正是自己心里记挂着的师父如尘。

    悲喜交集,他大声喊道:“师父,是我啊,我是萧影!”

    未曾想到自己哑穴被封,只张嘴不发声,对方哪又听得到。

    (好书需要你的呵护,鼓励一下,来个推荐和好评,来个收藏,谢谢!天天更新,敬请期待!)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