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侠影惊鸿 > 第二十回 福禄寿禧来邀功

第二十回 福禄寿禧来邀功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时光荏苒,岁月如梭。

    萧影在牢笼中每日百无聊赖,便只能以修炼涅磐真经为趣,不知不觉六七年时光匆匆而过。

    此时他已长成一个十八九岁的少年,原本文质柔弱的他,自修炼《涅磐真经》后,身子健实了不少。他觉得浑身有使不完的力量,每日需在牢笼里翻腾滚跃好一阵子,方能静下心来。

    而涅磐真经也修炼到了第六重,同时已将各种点穴手法一一掌握。

    这日,他练完功,百无聊赖,坐在地上又想起了爹妈、姐姐、师父、楚叔叔,还有李宛儿和韩书彦。

    他自言自语道“爹妈都死了七八年了,可惜我身不由己,未能去看他们一次,在坟前上一炷香、磕一个头,真是不孝!姐姐你现下还活着么?影儿只须出得牢笼,必定前赴幽情谷,救你出来。”

    说到这儿,他望望不远处根根粗如臂膀的钢条,长长叹了气,自言又道:“这样粗的铁条,便是《涅磐真经》上的功夫修炼到第九重,只怕也无法将之击断。我这么多年苦心修炼,终究只怕是枉费心思!老天啊老天,我萧影这是造的什么孽啊,你要活活困我死在这里么?”

    愈想愈伤心,不由得清泪长流。

    自怜自伤得一阵子,他起身走到平日卧着烤太阳的石头上,慵懒地睡在上面,心里又想:“不知师父和楚叔叔怎样了?宛儿师妹也该长成亭亭玉立的少女了吧?韩书彦师哥习武有成,可是在江湖中闯出了名头?宛儿和他原是青梅竹马、患难之交,如今步入双十年花,两人结了秦晋之好,那也未可知。只可惜我受困于此,不能喝他们一杯喜酒!”

    情思百转间,蓦地听得崖壁上方传来嘈杂之声。

    只听有人说:“耶律阿保机那契丹狗贼,又要发兵南下侵吞中原,今儿便将他儿子拉出来宰了!”

    嘈杂之声愈来愈甚,似有不少人走向山头上的崖端。

    又听有人道:“怀远大师、了空师太,各路英雄,大家都看清了吧,牢笼里关的正是耶律阿保机那契丹狗贼的儿子耶律楚南,十年前我们‘福禄寿禧’四兄弟将其捉来,目的正是以此牵制契丹南侵,当时我等四兄弟也曾修书告知了天下英雄。还好耶律阿保机那厮投鼠忌器,十年来始终不敢向咱们中原发过一兵一卒。如今契丹国意欲兴兵南犯,连自己的儿子也不要了,想来定是要与咱们拼个玉石俱焚……”

    说到这里,有人截过话头道:“咱们中原武林豪杰,个个是英雄之辈,何惧契丹鞑子?这就杀了乌龟儿子祭旗!”

    其余众人纷纷高声附和道:“正是”“不错”“该当如此”……

    扰嚷一阵,此时有人大声又道“各路英雄,请回敝庄稍事休息,待我等将那贼子拿来,开刀问斩!”

    哐堂堂几声响,牢笼自上空打开,树影摇动,随之便有四人穿破绿叶丛枝,飞身而下,几个起落便到了萧影跟前。个个身形矫健,轻灵似猴。

    萧影看时,四人约莫五十岁上下年纪,为首一人秃顶,颏下胡须却浓密漆黑,手里捏着根状似龙头拐杖的兵刃。心想要是他这部染墨般的胡子长在头顶上,那就好看得多了。

    旁边一人白眉弯弯,眉毛自面颊垂了下来,几及嘴唇,耳朵里长出十数根花白毛发,手里拿着一把铁骨扇。

    另两人一个瘦骨嶙峋,手握金刚杵;一个矮胖如冬瓜,双手各拿一个流星锤。

    萧影见这四人长得奇形怪状,神色也是极为凶煞,不由得心里有些害怕。一边倒退,一边盯着耳朵里长毛发的人看。

    那人脸上顿生怒气,双目突出,向萧影喝道:“看甚么看,你这贼子,死到临头还这般无礼。老子耳朵里长了几根仙草,你当它是豆芽蛆虫吗?没见过世面的贼子!”

    萧影吓得又退后几步,讪讪的笑着道:“老伯伯面目不凡,非一般人所能及。我……我第一次见到,多看几眼,实在不好意思。”

    他五六年不曾与人说过一句话,口齿也有些生硬。

    那人心想,说话木讷之人,最是淳厚老实不过,他说自己面目非凡,那当真不错,登时转怒为笑道:“哈哈,算你小子识相。”

    倒非萧影有意讨好,这人除了耳朵里长毛,让人看着有些不顺眼外,长得确实也有些仙风道骨之气。

    那使两个流星锤的矮胖子,盯着萧影团团打绕。

    萧影见他比自己矮了一个头,下巴儿留了一撮鼠尾须,一对小眼珠子却是星光四射。

    矮胖子一边打量萧影,一边啧啧称奇道:“你这小契丹,模样长得这般俊,我这辈子可没见过像你这般俊的人。可惜你是契丹人,不然做我徒弟倒和我挺般配的。唉,这事当真不巧得紧,不巧得紧!”说着连连叹息。

    萧影急道:“我不是契丹人……”

    话方出口,却被那瘦子冷哼一声打断。

    接着瘦子阴阳怪气的道:“瞧你那生模样,便和一只硕鼠一般,又矮又胖又难看,丑也丑死啦,还说什么和这小子般配,哈哈,笑死人了!我看这小子和咱们情儿最般配,这倒不错。”

    胖子气不过他的冷嘲热讽,争执道:“放你娘的狗臭屁,他要做我徒弟,谁也别抢!”

    瘦者呛口道:“咱们可是亲生四兄弟,我娘便是你娘,你娘便是我娘,你这个样子骂娘,可是大大的不孝。这小子做咱女婿!做咱女婿!”

    萧影见此二人年近半百,言语却极为幼稚,心道:“做徒弟和做女婿又无冲突,这两人也真好笑。”

    此时才留意瘦子,只见他脸色苍白,面颔间无一根毛须,倒与黑白无常中的白无常极为相似。

    此时那秃子喝声道:“三弟四弟,别再啰哩啰嗦的,还不把这贼子绑了。要是让他溜了,咱们‘福禄寿禧’四星,在天下英雄面前,这个脸面可就丢得大了。”

    话声甫歇,萧影眼前一花,登觉身上有如麻蛇窜爬,“啊呀”一声,跳了起来。低头看时,浑身已被绳索绑得粽子一般。

    一瘦一胖两人,在“福禄寿禧”四兄弟中,瘦子排名老三,叫宿万寿,胖子排名老四,叫宿万禧。

    那个秃子是老大,叫宿万福,耳朵里长毛之人是老二,叫宿万禄。

    宿万寿、宿万禧为人行事颠三倒四,却是最听老大的话。方才宿万福一句话下来,两人立马执行,闪电般伸手入怀,掏出提早预备好的绳索,只手轻轻一扬,功力到处,两条绳索宛若蛇缠一般,转瞬便将萧影牢牢缚住。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