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侠影惊鸿 > 第十八回 百里洞穴原是瓮

第十八回 百里洞穴原是瓮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自那日“登基”坐了一次龙椅,三个藩王辞出宫去,朱温便命两名侍卫押着萧影,关进了宫中地牢。萧影当皇帝的日子,就这样匆匆结束。

    地牢里阴暗昏黑,伸手不见五指,直如地狱,没日没夜,便连苍蝇蚊子都听不见一声叫,自己也觉着仿佛死了一般,苦不堪言。

    这时他心里想:“我像只猴子,被人玩来耍去,小命能活几日,真也不好说,只凭朱温高兴,随时便拿去宰了。不知师父和楚叔叔有没有脱身,是不是也像我一样,被关在不见天日的地牢中?”

    想想以前每日欢腾在父母膝下、无忧无虑的日子,他不禁悲从中来,潸然泪下。他何不知道,这样的日子一去无返,没了父母,现下一切只能靠自己坚强。

    每当心生绝望,他都自己对自己说:“地牢里再怎么难熬,也要活下去!朱温老贼别关自己一辈子才好。”

    心里自也盼各藩王大兵压境,杀了朱温这个恶贼,解救出自己这个假皇帝。

    却不知李克用等诸藩王各怀鬼胎,谁也不想先与朱温动手,做鹬蚌相争的蠢事。看看朱温并未称帝,僵持数日,就此退兵作罢。

    一晃月余,他每日胡思乱想,常常彻夜难寐,有时迷迷糊糊睡得一会,却是恶梦缠绕,一会儿梦见朱温一刀把自己的头砍下,一会儿又梦到爹娘满身是血,被恶鬼牵着远去。

    终于有一次做了个好梦,他梦见爹娘带着姐姐回来,一家四口团圆,说不尽的欢喜融乐。

    正自美梦甜甜,恍恍惚惚听得咚咚之声不绝于耳,一惊而醒,这才发现与父母团聚,原来是一场梦。不由喜尽悲来,伏地大哭起来。

    哭得一阵,咚咚之声兀自不止。

    先他只道这声音也是在梦里,是以醒来大悲之余,并未留意。这时哭泣稍止,咚咚之声又传入耳鼓,听得清清楚楚,四顾一片漆黑,不知声响发自何处,心下不由毛骨悚然,自言自语道:“难道地牢闹鬼?”

    他不信有鬼邪之说,自从在自家后山寺庙里做了那个怪梦,此后桩桩件件,大都应了这个梦,心里便就迷茫起来。

    咚咚之声还在响,萧影惊魂未定,捱了几个时辰,幸好心里不止千百遍想到的惊恐一幕,并未出现。

    他四下里找寻声源,不得其踪,只隐隐约约觉着声音是从牢壁里发出来的。

    萧影倚坐在另一面的墙脚,不知何时睡了去,醒来之时,咚咚之声仍在继续,用手摸索,四壁完好,没什么异状,也就没将之放在心上,自顾各只在心里想事情。

    他又想到了父母,想到了姐姐,想到了师父如尘、楚天河、李宛儿、韩书彦,心道:“爹爹妈妈确实是死了,有一天得能活着出去,一定要去他们坟前祭拜。姐姐不知是死是活?师父和楚叔叔有没逃脱?他们会不会来救我?李宛儿娇小柔弱……呵呵,这个小姑娘很是讨人喜欢,现下不知在哪儿,盼她别像我一样受苦才好!韩书彦身世凄惨,也是个可怜人,师父说他资质不错,是个练武的人才。将来咱们花间派,若有一个楚天河楚叔叔这样的高手,不但师父、宛儿咱们四人得保平安,在江湖上行侠仗义、除暴安良,自然也很风光。唉,师父瞧我没练武天分,便是活着出去,只怕也报不了父母大仇……”

    又过了十多个时辰,萧影倚墙又要睡去,却听咚咚之声愈来愈响,心里又有些害怕起来。

    蓦地里垮剌剌一声响,似乎对面的墙壁倒了一个塌方,尘土扑面钻入鼻中,他一连打了三个喷嚏。

    他心中惊疑不定,又是害怕,又是惊喜,既怕对面墙壁里走出魑魅魍魉、妖魔鬼怪吃了自己,又盼师父和楚天河神通广大,掘洞进来搭救自己。

    于此情形,双眼抹黑,毕竟也是惊惧大于欢喜。陡闻墙壁崩塌,爬起来就往稍远的角落里跑,抱头卷缩在地上,身子抖成一团,心里惶恐不安。

    本就害怕得要死,冥然间肩上一沉,似乎一只大手搭在上面,登时吓得一颗心也要蹦出喉咙,不由得大叫一声,跳了起来,拔腿就跑。

    却听身后有个声音叽里咕噜说什么,一句也听不懂,更觉对方是鬼非人,没头没脑只顾往前跑,砰的一声,撞在墙壁之上,登时天旋地转,倒在了地上。

    他倒在地上,虽未昏晕过去,却也爬不起来再跑,仰天而卧。这才发现囚中四壁光亮,有人举着火把,朝这边走了过来,火光刺眼,看不清来人模样。

    他心里惊疑未定,仍不知对方是鬼怪还是生人,忙即抱头闭目不去看。

    那人走到跟前,举火把来照看萧影脸上,似未看清,对着萧影叽里咕噜又说了几句。

    萧影一句也听不懂,凝目去看对方,火光刺得双目生痛,哪又能看清。

    那人见萧一声不吭,操着一口十分拗口的汉话道:“耶律王子,是你吗?”听这声音,倒是有些像人。

    萧影大脑中昏昏晕晕,双眼几要给火光刺瞎,只是抱头不答。

    那人又道:“王子殿下,我是希布鲁,我们来救你出去!”

    听这声音,确非鬼怪,萧影心下稍安,伸开手臂,微微瞥眼过来看,只见火光下,那人虬髯大眉,高鼻方面,浑不似中土人士。

    那人见萧影并不答话,心知有异,盯着萧影的脸直看,突听旁边又有一男道:“将军,这人好像不是耶律王子。耶律王子现下该有二十岁了,这人还是个孩童。”

    数月来,萧影便连一丝光线都未入过眼,牢里送饭之人,也从未见过,每次都是不声不响地把饭菜放于墙边的小洞口,那小洞也不透光进来,他每觉肚子饿了,便伸手去洞里探,有饭就吃,没饭时,只好饿着肚皮。

    这时囚牢中火光大明,刺得双目痛得厉害,只勉强看清眼前的虬髯大汉,于他旁边另有其人,却是未看清。

    那自称希布鲁的将军听了旁边那人的话,似有不信,一脸疑色,问道:“你是谁?”

    萧影见这两人虽不似中土人物,却也不是什么魑魅魍魉、妖魔鬼怪,登时不再害怕,脑袋也清醒得多了。

    数月不与人说上一句话,实在心里憋得慌,亦且陡逢生机,当真喜出望外,激动着大声答道:“我叫萧影,将军救我出去!”

    希布鲁似还不信,扶起萧影来,在火光下仔细端详,目光闪闪,看着萧影的双眼,又问道:“你不是耶律楚南?”

    萧影摇了摇头。希布鲁眼中登时起了愤愤之意。

    同半在旁边道:“将军,咱们费尽心机,挖了这几年,原来找错地方了。”

    希布鲁面色苦楚,叹道:“难道王子已遭遇不测?”迟疑少许,又问萧影道:“这里是什么地方?”

    萧影照实说了。

    希布鲁惊声道:“什么?这里是洛阳皇宫!”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