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侠影惊鸿 > 第十四回 南剑飞芒折魍佞

第十四回 南剑飞芒折魍佞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八人斗得一阵,天渐渐黑将下来,屋里传出呼噜之声。

    如尘一看,原来是守在门边的高义睡着了。想是他看出己方胜算在握,一时困倦,便即睡着了。

    于此大好时机,再不逃走,更待何时?

    悄悄叫了三个徒儿,轻手轻脚出得门来,向北而逃。

    韩书彦眼见到手的宝剑被人拿在手里耀武扬威,依依不舍地边走边回头看。

    说来也巧,就在此刻,突而轰隆隆之声大作,接着就是地动山摇,直震荡得人人不能立身站稳。

    侠影剑异常锋锐,似乎世间任何硬物,到它刃下也是形同泥土。

    高仁这时玩得正在兴头上,本待与七侠来一番猫玩老鼠,慢慢再杀他们。巨震突如其来,他手里的侠影剑竟不能捏稳,脱手而出,撩着寒光,呼呼飞向远处。

    如尘只说得一声“地震了”,正要喊话让三个徒儿小心抓好树根树枝,却听嗖嗖有东西破空而来,以为二怪飞石掷来,正自惶惑,只听嚓的一响,好似有东西插入地下。

    巨震之下,师徒几人乱成一团,却也看不清是什么东西飞来。

    过了一会儿,震荡之势渐缓,瓢盆大雨倏忽而至。

    师徒四人急步要去避雨,突见旁边光影一闪,走过去看时,那东西不是旁的,正是侠影剑。

    如尘看那宝剑时,不由自主浑身打了个哆嗦,心想:“我怎地会突然害怕这把宝剑起来?”心里有了一丝不祥之感。

    但随即一想,这又是地震又是雨的,大惊之下,淋雨打个哆嗦,只不过是寻常小事,倒也不必疑神疑鬼。

    当下韩书彦拿着侠影剑,萧影扶着师父冒雨一路匆匆向北。深恐二怪追来,却不敢走小路,径往密林丛草间穿行。

    泥泞行得一夜,天开始蒙蒙亮,四人都是又累又饿,均想找个地方吃点东西才好。

    走着走着,前方豁然开朗,却是一条官道。

    如尘道:“顺着官道而行,定有人家,到时再歇脚。”

    三孩童应了一声,走向官道。

    走不多时,只听身后得得之声大起,接着厮杀呐喊声震天。

    转眼间,一骑如风驰来,马上坐着一个独眼大汉,后面跟着百余人,均是官兵装束。一名兵士手里拿着一面残缺不全的旌旗,迎风猎猎而响,上面写着一个“李”字。

    后面不远处黄色旌旗招展,旗上写着“唐”字,旌旗下面,大批兵将绰枪拿刀,风也似地疾追而来。

    只听黄旗下面兵士纷纷大声叫嚷:“捉住李克用,别让他跑了……”

    霎时之间,两批人马短兵相接,乒乓声中,惨嚎呼叫声不绝于耳。

    如尘师徒四人慌不择路,四处躲避,早已被冲散。

    萧影抱头往树下一蹲,好不容易躲过一劫。耳听马蹄声渐远,抬眼但见尘土弥漫,双眼不能视物。

    待得尘雾散开,这才发现自己身上星星点点,沾满了鲜血,再瞧地上,前后左右趴满了死人,血流染红了一地。

    发现不见了师父等三人,哪还顾得害怕,连声大叫“师父,师父……”四下都是死人,没人回应。

    他四处一寻,却没发现师父和师兄妹的尸首。

    萧影再也不敢在大道上多耽,边朝僻静之地走,边寻思:“现在天下乱成这样,随时随地要丢性命,我该去哪儿安身才好?师父、宛儿你们去哪儿啦?”

    又想:“刚才马上那个独眼大汉,可真威风。我见他只回鞭一抽,后面追兵便倒了好几个。这人会是谁呢?后面那批人都说‘捉住李克用’,说书的人说李克用是个独眼龙,那他应该就是李克用了。”

    那独眼军官正是晋王李克用。他因“一目眇”,即一只眼睛有问题,所以被人称作“独眼龙”,但他骁勇且善骑射,又被人称作“飞虎子。

    二十年前,唐廷召李克用镇压黄巢起义军,李克用率沙陀、鞑靼兵攻入关中,迫使黄巢军撤出长安,解救唐室危急,授封河东节度使。

    唐僖宗中和四年,他又率军渡过黄河,败黄巢军于中牟,使黄巢军从此不振,后又屡屡攻克太行山以西大小藩镇,被封为晋王。此后李克用长期割据太行山以西,黄河以东,与占据开封的朱温对峙,战事连年。

    不久前,李克用与朱温交兵唐都长安,不料唐昭宗李晔先一步被朱温挟持,在朱温的逼迫下,唐廷迁都朱温的老巢洛阳。李克用借讨伐朱温为名,屡屡兵犯洛阳以北。此次被朱温所部诱敌深入,兵败仓皇北逃,吉凶未知。

    萧影寻思着,自个孤零零不知该往何处去。

    左右无处去,心想倒不如回洛阳,师父多半被朱温手下的人抓了去洛阳,自己虽年幼力微,可也不得不去救师父,好歹也与她们死在一起。

    想到此,他信步往南便行。

    走到傍晚,出得树林,好不容易见着一家饭铺,肚子饿极,摸摸口袋,哪又有钱吃饭?

    无可奈何,向店家讨了一碗水,坐在店前的柳树下边喝水边休息。

    想着身遭种种不幸,正自苦闷难当,突听店里一个男子的声音道:“咱们找了一个多月,这兵荒马乱的,她的幼子,想来不在人世了!”

    又一个男子的声音道:“楚大侠,咱们还是回去吧,偌大个中国,即便您那故友的小少爷活着,那也找他不到了。”

    萧影听了那男子叫另一人为“楚大侠”,一下子想起爹妈曾提到过的楚天河,听说他武功很高,被誉为“南剑”。这“南剑”当是南天一剑的意思,能有这个称号,剑术造诣,当是顶呱呱的。

    不自禁转头过去看,要瞧瞧这位“楚大侠”是什么样子?却是一个人影也没瞧见,只看见门里一只半大不小的狗,张着利牙,正在啃食地上放着的一只鸡腿,不由得咕嘟嘟咽了口馋涎,暗道:“你这只狗,日子过得可是舒坦得很了。”巴不得跑去抢了鸡大腿来吃,但想就算饿死,也不吃狗嘴里的东西。

    想到自己这条小命,原来还不如一只小狗,正在自怜自伤,猛然衣领一紧,身子一轻,却是给人提了起来。

    急转头看时,见对方肥头大眼,瞪着眼睛正在看自己,钢须抖动,裂嘴嘿嘿笑道:“小娃娃倒也命大,几次三番让你跑了出来。这回老子可是没什么耐心了,你乖乖交出侠影剑时,便饶你不死,如若不然,哼哼,这就提你进店,蒸你来当晚饭吃!”正是高义。

    萧影似只被人提着脖子的鸭子,在空中连连蹬脚,大声叫道:“放我下来,放我下来!”

    旁边高仁拉着个长马脸,连哄带骗道:“你叫也没用,这里荒山野店,没人会救你的。瞧你饿得气都瘪了,那口侠影剑,谅你也拿它不动,也不用你交宝剑出来,只需说出那个美貌道姑和小丫头的去向,再将宝剑去处说了,我便带你进店吃羊肉粉蒸,或者吃涮羊肉都行,随你喜欢。”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