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侠影惊鸿 > 第十三回 人如利矢穹为弓

第十三回 人如利矢穹为弓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说话间,蓦听屋顶有人道:“今儿可是艳福不浅,给老子撞上这样一个道姑美娘子,还有个俊俏小丫头。可得好好享用一番,哈哈。”

    另一个声音怒道:“不成,那小丫头是我的,被你这一糟蹋,肉质变酸,不好吃了,你别打丫头的歪主意。”

    萧影听这个声音,似乎便是山洞里吃人肉的怪人,当下更不多想,急忙关门插闩。

    如尘大声道:“何方小妖,藏头露尾,不敢现身?”

    这时一个声音到了门口,大声道:“奇哉怪也,本大爷就在你门口,不敢现身的是你们,哈哈。”

    如尘便要拉开门闩,闪身出外。

    萧影急道:“师父,你身体还没康复,我们暂且避在里面。那个怪人好恐怖,会吃人肉的!”

    如尘道:“不碍事!”说完长剑出鞘,拨开门闩,推门而出,站在门口喝道:“阁下是甚么人,到此有何指教?”

    三小虽然心里害怕,见师父长剑出鞘,凛然有威,登时壮了胆气,跟出来站在师父身后。

    但见门前不远处,站着两个怪模怪样的人,其中一人个子瘦长,长着副长马脸,左面颊上有颗大大黑痣;另一个肥头大嘴、身矮膀阔、须发钢张,正是吃人肉那人。

    萧影乍见之下,不由毫毛倒竖,心下发慌。

    两个怪人并不急于答话,一个眯着细眼,一个瞪着牛眼,只朝如尘师徒四人上下打量。

    李宛儿见两人眼睛都不眨,一味盯着自己看,模样儿又极其粗陋鄙俗,直吓得哇的一声哭了。

    那身矮膀阔的怪汉裂开大嘴,露出一排森森白牙,连哄带骂道:“小丫头不准哭,哭多了肉质变酸,那就不怎么顺口了!”

    如尘大怒,更不多话,长剑平举,天人九剑中的一招“天怒人怨”,中宫直进,向那矮胖怪汉刺去。

    那怪汉双臂微动,手中登时多了一对板斧,双斧齐挥,迎着如尘的长剑而来。

    便在这时,只听铮的一响,瘦长怪汉已然抢在头来,横过手中的鬼头刀,挡了如尘这招“天怒人怨”,两人便即交上了手。

    瘦长怪汉嘴里调笑道:“这般美貌的道姑,还是让我来吧,哈哈!”

    才第一招下来,如尘已然手臂震麻,心想对方功力极深,远在自己之上,今日可是大事不妙。

    幸得天人九剑招式精深奥妙,功力不及,可以精妙招式化解,“天崩地裂”“天诛地灭”“天愁地惨”等招式,一招赶一招使将出来,那瘦长怪汉虽然厉害,却也一时未能占得便宜。

    瘦长怪汉边斗边嘿嘿笑道:“妙极,妙极,当真妙极。想不到粉不棱登一个美娘子,武功也这等了得,姿式又是美极,嘿嘿,高仁我今日可是大有眼福了!”

    如尘听这人自称“高仁”,登时心底一震,暗想这两人难不成便是江湖中恶贯满盈的“仁义二怪”?这“仁义二怪”称号中包含“仁义”两个字,却是恶名昭著,专做不仁不义之事。这称号全凭他们的名字得来,其中一个便叫高仁,此人专做**良家妇女的勾当;另一个叫高义,专吃人肉,说来骇人听闻。

    如尘边凝神趋斗,边道:“两位便是‘仁义二怪’么?”

    那自称高仁的怪汉狞笑着道:“想不到你这样的美貌道姑,也知道咱们哥儿俩的尊号,佩服,佩服,哈哈!”

    如尘心想果不其然,长剑一挥,一招“天人引路”就向高仁胸前刺去,高仁鬼头刀一翻,侧转刀叶挡住胸前。

    如尘瞧对方色眯眯的样子,心知这人好色成性,定是看中自己美色,轻易不会狠下杀手。当下并不防守,一味以凌厉巧妙的剑招抢攻对方。

    眼见胸前给对方守死,剑锋一转,凌空一个半圆转身,长剑向他喉咙刺去。高仁斜身举刀来隔,刀剑相交,迸起点点星光。两人叮叮当当数十招过后,兀自未分胜负。

    这边矮胖怪汉高义笑哈哈地正在戏耍三个孩童,“我认得你,你就是那日被我捉进山洞那个小孩,那日给你脱逃,今日可没那么好运喽,哈哈。”

    他一手一把板斧,看起来每把不下四五十斤,向三孩童虚劈追砍,嘴里不住哈哈大笑。

    高仁先前见如尘功力不深,全未将她看在眼里。岂料她剑上招式极为厉害,饶是自己纵横江湖半生,这样精妙绝伦的剑招,可是见所未见。几番瞧对方出剑绵绵软软,一点力道都没有,想着随随便便即可制服于她,不意对方长剑总在最紧要关头,攻向自己的弱点,叫人防不胜防。

    看着如尘只似嘴边的一块肥肉,却是吃它不到,高仁越斗越急,叫道:“老三,快上来帮忙,先制住这道姑,一会有你好享用的。”

    高义似是没听见,嘴里啧啧道:“我是先吃你呢,还是先吃他呢?小姑娘又柔又嫩,煮了香甜;你呢皮肉结实,烧烤来吃最是不错;还有你,嗯,二者兼有,肌理分明,皮肉又嫩,蒸了来吃,那是相当香嫩爽口了。只可惜那晚让你小子跑了,不然早就吃到肚里,消也消化啦。哈哈,哈哈。”

    如尘重伤初愈,渐渐体力不支,额头香汗涔涔,不由心下焦急,如若自己不能克敌,师徒四人落在仁义二怪手中,这两个老怪,一个专吃人肉,一个好色如命,惨淡下场,可想而知。

    再斗得一会儿,如尘自知体力正在慢慢耗竭,一急之下,剑招散乱,被对方找到空挡,一刀往她下身砍来。饶是她避得及时,左腿上已被刀尖带到,“啊”的一声摔倒在地。

    三小顾不得惧怕,急忙甩开高义,跑过来扶起师父,匆匆进屋,插闩紧掩房门。

    仁义二怪倘或上前阻拦,三小人小力微,且又腿短,跑路不快,哪会任由他们避进屋去。只想着四人已是自己的盘中餐、锅中肉,倒也不急于一时。

    三小扶如尘坐在床沿上,见她伤口汩汩血流不止,李宛儿找来布条,要给师父包扎。

    如尘却道:“不用费事了,咱们逃不过今日去,只能自认命苦。唉,只可惜咱们才做了半日师徒,便要永久分开。我这里有几丸药儿,咱们一人吃一粒,叫那个高义老怪吃咱们的尸体不得!”

    三小一听,知道师父手中拿的黑色药丸是毒药,原想着要在江湖上闯出一番名头来,岂想黄泉路已然在望,不禁心里悲恸,伏在师父怀里,哭着喊着。

    于此山穷水尽,如尘垂泪瞧着身前三个嗷嗷稚童,心都碎了。

    这时,仁义二怪却在门口争执起来,只听高仁说道:“一人两个,这样公平。”

    高义咂嘴道:“小丫头细皮嫩肉,又是处子之身,好吃得紧,绝不让你。”

    高仁道:“两个雌的我要,两个雄的归你!”

    好似屋里的人是他们笼子里的鸡鸭,任其分而宰割。

    两人争争吵吵,无非是些污言秽语,如尘听得好不心烦,把药丸一人一粒,分在三小手中,拿起自己一粒,当先便要服食。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