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侠影惊鸿 > 第三回 末世山河饕餮盛

第三回 末世山河饕餮盛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石板上的怪异图案,能否看出幻境,原是根据观者的心智、功力深浅而定,心智越高,越能看出其间的奥妙;功力愈深,定力愈好,反而不容易看出门道来。

    萧琴花季少女,心智渐趋成熟,没有丝毫功力抵消之下,立时便进入幻境;幽情仙子心智极高,功力更是深不见底,二者一相抵消,便不会轻易进入幻境。只需再等得片刻功夫,幽情仙子非也中计不可,偏生萧琴逃命心急,以致功败垂成。

    幽情仙子岂是等休之辈,拍在小男孩身上这一掌,便叫赳赳武夫,亦是五脏俱碎,非死不可,何况这一掌是拍在身子骨柔弱稚嫩、不会丝毫武功的小孩身上,怎能吃消?可奇迹却偏偏发生在这男孩身上。

    男孩中掌倒下,正巧睡在那块青石板上。也不知过了多少时辰,及至天黑,他悠然醒转,翻身坐起,搔了搔小脑袋,竟不知发生了何事?心里寻思:“怎么我会睡在这儿,姐姐去哪儿了,那个小妖婆呢?”

    幽情仙子出掌实在太快,男孩毫无知觉间,已然毙命倒下。身下这块石头可也神奇,竟然令小男孩起死回生,其间的秘密,谁也说不清。男孩懵然不知自己死过一次,自然不知这块石头魔幻无比,竟有回生之术。

    他走出寺庙,寻路回家。一路上皆在想,日间寺庙里发生的一切,是真实还是梦幻?倘是梦幻,那姐姐就不会被小妖婆抓去,自然好得很了;可若是真实呢?悬着一颗心回到家门外。

    面前这座萧氏山庄宏伟挺拔,当世少有人家住得起,内里的装饰陈设,即令皇宫大院,也是殊为逊色。

    男孩便是萧氏山庄的少主人。

    爹爹萧子仪,祖辈乃京师名门大户,富甲天下;母亲林若素,原是洛阳城出了名的大美人。两人成亲后,大唐江山危卵之势已成,黄巢大军起义,每日兵连祸接,人人朝不保夕。

    萧子仪嫌城里不太平,找了个有名天师,套了只七彩山鸡,烧纸化符,叽里咕噜念了一番后,在山鸡脖子上抹了一刀,遂又将其放飞,一路跟了过来,瞧山鸡坠落死在这里,便选在此地起了这座萧氏山庄。

    天师说道,此处地脉非凡,实是潜龙卧虎吉地,子息或有九五之望。萧子仪心想,如今兵戈四起,得能保全一家老小性命,已算有福,何敢再图他想!

    月光下,房前屋后一树树桃花开得正旺。庄子左首边的山腰上,一个大瀑布闪着银光直挂下来,哗哗流至庄子前一个明镜般的小湖里;右首山势雄峻,在月光勾勒下,宛若一只猛虎踞在这里。

    男孩踏进大门,早有家丁家将欢成一团儿,有的拥着他嘘寒问暖,有的一阵风跑去向老爷、夫人报告喜讯。

    萧子仪、林若素得知消息,小跑着迎了出来。

    男孩叫了一声:“爹爹,妈妈。”

    林若素上前看着儿子,眼里闪着泪光,激动道:“影儿,你总算平安回来啦,谢天谢地!瞧你身上脏兮兮的,又跟人打架了,是不是?”

    男孩摇摇头,正要问姐姐萧琴怎样了,早有丫鬟、老嬷上前来,七手八脚替他换衣换鞋。

    林若素道:“外面风儿大,小心着凉!”

    话方说完,众家丁纷纷围成一圈人墙,将老爷、夫人、少爷及众多丫鬟、老嬷围在里面,一块丈许高、数丈长的织锦毛毯顺着人墙拉展开去。待拉严一圈儿,众家丁双手高举毯子,将里面围得风雨不透。

    萧子仪突然问道:“你姐姐没跟你一起吗,怎地没回来?”话音颇为严厉。

    男孩一听这话,吓得简直不成人样,话音颤抖道:“姐姐……姐姐不在家么?”

    林若素急道:“一家子人找你一天啦,也不知你去哪玩儿了。琴儿一个女孩儿家,该不会出什么岔子吧?”最后这句话眼望丈夫而说。

    萧子仪阴沉着一张脸说道:“要是好端端的,这会儿早该回家了!”随即又朝男孩怒骂道:“都是你这丧门星,整天翻天闹地,搞得庄子不得安宁!”

    林若素劝慰道:“仪哥,事已至此,你骂影儿也没用。咱们即刻多派人手出门,定要将琴儿找回来。”

    男孩看爹爹怒气冲冲的样子,心里害怕已极,但还是大着胆子道:“姐姐……姐姐她是给小妖怪捉去了!”心里一急,伏在妈妈胸前,哇的一声哭了。

    萧子仪听他这话,大大不对劲,恼恨着猪肝似的脸道:“你……你说甚么?混账东西,你为何不早说!我……我打死你!”左手一伸,将男孩揪出娘亲怀抱,右手一大耳掴子便打了过去。

    林若素抢过男孩,护住他泣声道:“打死了他,又有何用。当务之急,是要问清孩子来龙去脉,以便搭救!”

    萧子仪怒气勃发,鼓着血红的眼睛道:“若不是你这逆子鬼大贪玩,咱们这时早在去云南的路上了。你姐姐是被你害死的,知道吗!到底怎么回事,还不快说!”

    男孩涕泪横流,哽哽咽咽,将事情说了个大概。

    萧子仪听完,登时又怒骂道:“你姐姐跟你一起,你却撒谎骗人,不成器的东西,留你何用!”夺过家丁手中的大棒,狠命朝男孩身上打去。

    林若素大惊,一个转身,将自己的背脊迎着棒头,啪的一声,这棍吃得可是不轻,登时便软倒地上。

    萧子仪懊恼不已,恨道:“若素,你……你还护着他,琴儿到底是咱们的亲生女儿啊!”说着弓身探看妻子伤得怎样。他这句“琴儿到底是咱们的亲生女儿啊”竟是何意,当场仅有他和妻子知道。

    萧子仪见妻子并未昏迷,想来亦不会有事,命丫鬟扶着她,来到池边的亭楼下坐了。他脸上怒气未消,狠狠瞪了一眼男孩,问道:“你说那个‘小妖婆’,她怎生模样?”

    男孩心知姐姐性命攸关,倒也不再哭哭啼啼,耽误时刻,听爹爹这么问,他道:“她比姐姐要大几岁,生得好漂亮啊,比姐姐还好看呢……”

    萧子仪气往上冲,大声喝骂:“孽畜,小小年纪便只知道人家漂不漂亮。捡紧要的说!”

    男孩泫然欲滴,有些不服气道:“这都是紧要的,爹爹不听,我就不说啦!”

    萧子仪瞪他一眼,斥道:“瞧你不出,还敢顶嘴来着!”

    林若素道:“仪哥,你这个样子,会吓坏孩子的。还是我来问吧。”

    萧子仪心里焦愤到了极点,但欲速则不达,如此问将下去,定又浪费不少时间。听了妻子之言,哼了一声,背过脸去,负手而立。

    林若素温言道:“影儿,那个‘小妖婆’还有什么特别之处?你都说出来,以便爹爹赶早去救你姐姐出来。”

    男孩说话登时不再结巴,道:“她说话老得很,就像咱们家里那个祖嬷嬷。妈妈,你说奇怪不奇怪!”

    林若素心想:“祖嬷嬷原是公公的奶妈,养在家里早就耳聋眼花,现下该有七八十岁啦。这孩子就爱骗人,世上岂有他嘴里说的这等人!”

    当下也不点破,又道:“‘小妖婆’还有什么特别之处?”

    男孩眼光一亮,叫道:“对了,她还会变戏法,一匹布儿从她手里飞出去,这么粗一根大树,齐齐都断了!”边说边双手比划着,本来碗口粗的树枝,给他比得铜盆般大,当场诸人无不挢舌而惊。

    原本男孩说的都是实情,双手比划得不大准确,那也是孩童无心之失。可当场之人,哪又相信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