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万历新明 > 第一百八十三章 站队

第一百八十三章 站队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万历五年十月底,京师已经落了第二场雪,虽然落地仍化为黑乎乎的泥泞,但屋檐墙角等处,也还能剩些薄雪在那里反射着阳光。
  
  王锡爵离开太仆寺少卿杨俊民的府邸后,立即直奔刑部尚书王崇古的家。在门口递上了詹事府詹事兼侍读学士的名帖后,即被引入门房喝茶等候。
  
  王锡爵嘉靖十三年生人,此际四十四岁,字元驭,号荆石,苏州府太仓人。其家族为太原王氏的分支,祖上源流为周灵王太子姬晋之后。
  
  千年以来,王氏名人辈出,东汉司徒王允以降,三公者五人,皇后者三人,宰相者十三人。魏孝文帝分定姓族时,太原王被确立为四姓之一,唐朝时为七姓十家之一——王锡爵的家族不是乡族巨绅,而是冠甲天下的大族。
  
  虽为大族,但太仓王家和太原王家并无频繁往来,王锡爵家虽为巨富,但太仓王家两辈子连个举人都没出,政治地位甚低,因此王锡爵父亲王梦祥将全部希望寄托在王锡爵和他弟弟王鼎爵身上。
  
  随着王锡爵嘉靖四十一年先会元、后榜眼并成了翰林编修,太原和苏州王氏两族联络猛地加强,王氏豪绅之流跟他攀亲的也所在多有。王锡爵在仕途上跳跃式进步,也甚得太原王氏之力。
  
  他在王崇古门房还未喝完一杯茶,王崇古就亲自出来迎接王锡爵直入书房。王锡爵见王崇古亲迎,且并未在厅堂接见自己,心中暗喜。
  
  果然王崇古神态甚是亲热,让王锡爵如沐春风一般。两人分宾主落座,王崇古脸上挂着若有若无的微笑,问道:“荆石,你持身甚洁,向来不与各家走动,今日如何先访杨少卿,又访老夫来?”
  
  王锡爵听王崇古一语道破他先去了杨俊民家,心中一凛,随即暗叹现如今朝官之难。他定定神道:“不敢当老大人‘荆石’之称,锡爵惶恐。老大人呼某元驭即可。”
  
  王崇古听了,笑着摆了摆手,双眸湛然直视王锡爵:“元驭此来,必有赐教,你我一笔写不出两个王字,直言可也。”
  
  王锡爵听了这话,长出一口气,满脸诚恳之色面对王崇古说道:“鉴川公张驰驾驭,因势推移,塞息我朝五十年之烽燧,天下太平之功鉴川公居其半也,下官焉敢觍颜说个‘教’字,不过忧心如今朝局,请鉴川公不吝赐教,以解下愚之惑耳。”
  
  王崇古促成俺答封贡,确实“塞息北疆五十年之烽燧”,为帝国北部的安宁做出了巨大贡献。但王锡爵说他“天下天平之功居其半”则太夸张了,王崇古没想到示人以崖岸高峻的王元驭还有这幅面孔,心中对这“储相”的画像一下子丰满起来。
  
  他捻须微笑,装出一副受用的样子,笑道:“元驭之言过矣。你我之间,神交久矣,不必绕弯子讲话,不妨直言。”
  
  王锡爵这才进入正题道:“皇上因张相公老父遇刺,滥兴大狱,天下人人自危,道路以目之状千年未有之——鉴川公不惧乎?”
  
  见王崇古脸色沉凝,捻须不语,王锡爵左掌摊开,右手在左手内边划圈边说道:“太函先生乃张相公知音之人,同科挚友,今竟见辱于狱吏——天下何人能置身事外?”
  
  王崇古听他提到汪道昆,古井无波的脸上方有些变化,微微眯着眼睛,问道:“元驭才从杨俊民府上来,杨少卿有何话说?”
  
  王锡爵听了苦笑道:“杨少卿答应的倒是爽快,说是已经给杨指挥使去信——但这事儿陛下不发话,就凭一个杨俊卿能做什么?杨俊卿又敢做什么?!”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