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万历新明 > 第一百七十一章 鼎明

第一百七十一章 鼎明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朱翊钧穿越以后,在万历三年的时候,发生过一次日全食。按照当时的天文理论,朱翊钧并未和任何人犟嘴,直接按照太祖皇帝留下的“救护礼”,对太阳进行了救护。
  
  明廷救护太阳的礼仪如下:“日食前,皇帝应素服修政,用谨天诫。常服,不御正殿。钦天监预报日食当日,结彩于礼部仪门,及正堂设香案于露台上。”
  
  “向日设金鼓于仪门内两旁,设乐于露台下,各官拜位于露台上。至期,百官朝服入班,赞礼唱,鞠躬,乐作。四拜,兴,乐止,跪......众鼓齐鸣,候复圆。......乐止,礼毕。”
  
  以上是朝廷的救护礼,太祖还规定了从布政使司一直到县,各级政府都要来这么一套救护方法。月食多发生在夜间,太祖则规定指挥使司、卫所要施行救护。
  
  注意,这个“救护”是以钦天监的预报为依据的,如果钦天监报错了——嗯,一般来说都要对钦天监官员作出处罚。
  
  人君所谨者,莫大于天诫。日食算是天诫中最大的一种了,因此万历三年的日全食,朱翊钧老老实实的罢朝、反省了下自己。当时朝廷的言官也未拿日全食做太多文章——因为万历三年的皇帝没啥好说的,拿出来的全是德政。
  
  然而,万历五年还不到一半的日食,却引起了朝廷的极大反弹。凡是个文官,都觉得和三月份贬黜陆树声、王用汲撞柱死谏这一政治事件密切相关。
  
  朱翊钧在天文学没有普及的情况下,还是得在“天意”面前立正,斋戒、罢朝、自省一个不少,和皇后也得分开睡几天。当然,事情有好有坏,廷杖和贬黜在前,头最铁的言官也没敢让皇帝罪己——算了,批评几句得了,说过头话很容易把自己折进去。
  
  对皇帝客气,对张居正就不用那么客气了,众多御史言官,对准张居正又是一顿炮火。督察院左、右都御史在这时候不能拦着,毕竟天变不是皇帝就是当政搞出来的,这时候弹劾张居正属于保护皇帝,绝对的政治正确,张居正也得上本自我批评。嗯,凡有灾异,言路都无比畅通。
  
  尽管张居正弹章等身,但朱翊钧都留中谁也没办法。不但留中,还赏赐了张居正好几次东西——让大伙儿看清楚总理大臣圣眷如故,变法该搞还要搞,谁都别有侥幸心理。
  
  朱翊钧在京救护太阳,张居正又挨了顿弹劾,都是应有之义。随后彰德府报上来的轸灭“鼎明伪朝”的大功,却让朱翊钧哭笑不得。
  
  ......
  
  河南彰德府安阳县洹河南岸的小屯村,名字虽然不起眼,但也是超过六百口数的大村庄。若外地人到了此地,看见地主朱世强家的房子和地——都知道这是响当当的殷实人家。
  
  朱家本代家主朱世强今天四十二岁,长得浓眉大眼,高鼻梁,薄嘴唇,关键是两个招风耳厉害,差两寸就能到肩膀。
  
  更让已经死去的朱世强老爹朱定武又惊又喜又怕的是,自家的长子朱世强,不仅龙准高耸,双耳垂肩,而且稍微猫猫腰的话,双手的中指尖能过了膝盖。听过三国故事的朱定武由此认定,自家长子朱世强生具帝王之表。
  
  然而,世事无常。朱定武在村子里暗戳戳的动员了半辈子,也找了好几拨算命先生都算出朱世强有帝王之相,受到鼓动的村民也不足三十之数,且全数都是本家,外姓人一个没有。
  
  两年前,没做成大事的朱定武老先生驾鹤西去,临死跟儿子密谈时留下遗命。说咱这一支朱家和皇帝家都是一系的,按辈分朱世强正好是本朝小皇帝的皇叔。
  
  听说本朝黑脸宰相张居正挟天子以令诸侯,要变朱家社稷姓张。吾儿在家枕戈戴蛋[按:待旦],一旦天下有变,就要乘势而起,建社稷称孤道寡,立后宫繁茂本支。老爹已经留下起兵的兵甲若干,都在本家后院仓房里埋着——若是侥幸功成,奉你爹为武帝即可。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