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万历新明 > 第一百六十二章 骂臣

第一百六十二章 骂臣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朱翊钧落座之后,陆树声这些人也没有继续跪着——这玩意玩一次很震撼,再玩一次会很惊悚,而且会死人。
  
  他们偷窥皇帝脸色,见朱翊钧心情好像好了些,虽然沉着脸不说话,但眉眼之间并无太多恼怒之色,心中都松了口气。
  
  他们想消停,有人却不希望今天逼宫的事儿不了了之,张四维出班奏道:“皇上,陆树声等阴构党羽之事已明,臣请将之削职闲住。”
  
  陆树声闻之,虽免冠谢罪,但并无一言辩解。今日值班监察殿内失仪的御史郝维乔出班为之缓颊道:“陆尚书言求去者,乃其自为也。而其余人等求去,才形同胁迫朝廷,请皇上明查。”
  
  张翰和万士和等人听了,才发觉陆树声此前那番表演还真有可能起作用,无不心中大骂陆树声和郝维乔两个。尤其暗骂陆树声这厮,带头逼宫后居然还有脱罪处,却把我们这些实心眼的撂在里边。
  
  陆树声今天在朝堂之上并无表演之意,但给人的印象却是老江湖现场演示如何混朝堂,让他哭笑不得。但他和皇帝接触的比较多,心中明明白白,无论张四维参不参他,他的官儿今天都做到头了。
  
  果然,朱翊钧听了郝维乔的奏报,沉吟了一下道:“嗯,且不论陆树声和张翰等所言是非,都不许这朝廷有阴构党羽,胁迫朕躬事。罢去陆树声礼部尚书,因其老迈,准其驰驿。罢去张翰吏部尚书,罢去万士和、王希烈侍郎职。”
  
  朱翊钧此话一出,皇极殿中低低的嗡了一声。若朱翊钧在这些人逼宫时发怒而罢去两尚书和两侍郎,一点都不让人惊讶。
  
  然而就在气氛已经大大缓和的情况下,朱翊钧却翻脸了。语气淡然,好像打发出去的不是天官和宗伯这样的重臣,而是像开革出宫两个犯了错的小黄门一般轻松。
  
  陆树声早有准备,闻言叩头下去,心中无喜无悲。张翰、万士和、王希烈等神色惨然,也都免冠磕头请罪。王希烈并垂泪道:“皇上,变法不得!臣等死不足惜,但恐社稷动摇.......”
  
  还没等他说完,朱翊钧打断道:“嗯,你不必说了。”转头问大理寺卿李幼滋道:“李卿,朕曾说过‘变法’二字否?”
  
  李幼滋听了心中一愣,心说您要是不变法,这些人和我们这一小天在皇极殿干什么来了?仔细想了想,朱翊钧在诏旨中和今日皇极殿上,确实没说过“变法”二字,就出班奏道:“皇上确实不曾说过‘变法’。”
  
  朱翊钧听了,脸上现出嘲讽之意道:“嗯,看来今日之朝廷好些人都学会窥伺圣意,揣测君心了。”
  
  这话一说出来,满朝文武齐刷刷打个寒颤,皇帝越来越把这些人罪行往大里说啊。这是要把王希烈往死里办吗?
  
  听朱翊钧接着道:“嗯,朕倒是不怪你们揣测君心,有时候你们如果揣测不明白,也办不好事情。可是今天有人以自行揣测的结论,堂而皇之的‘勾结党羽’,以多人罢官胁迫朕躬——说破大天去,也难掩目无君父之恶吧。王希烈,张翰、万士和,你等视朕为可欺之主乎?”
  
  王希烈听了,如同被委屈的孩子一般,双目泪水滚滚而下。哽咽道:“臣不敢,臣焉敢?臣意不过反对张居正任内阁总理大臣罢了,臣意不过谏止皇上变法罢了。若皇上并无变法之意,臣虽死无憾。”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