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万历新明 > 第一百五十五章 诏书

第一百五十五章 诏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皇帝大婚绝不是洞房完就结束的。次日为皇后朝见两宫日,朱翊钧和庄静嘉两个克服睡懒觉的冲动,早早起来,按照礼制穿婚礼吉服拜见两宫。
  
  因李太后已经还宫,不再有秉政太后的身份,按礼应在陈太后之后接受朝见。朱翊钧此前在审视整个婚礼流程的时候,因怕李太后心中失落,就请陈太后担待些,打算今日先拜李太后。
  
  陈太后本就是与世无争的性子,朱翊钧说了心中所想,陈太后无可无不可,就点头同意。随即朱翊钧又安排人回禀慈圣,慈圣却坚决拒绝——于是朱翊钧最终还是携皇后先到了慈庆宫。
  
  左右宫人引帝后到了慈庆宫后,陈太后满面春风,冠服升座。朱翊钧穿越以来,除了陈太后生日接受朝贺之时,很少见她穿的如此隆重。
  
  太后升座后,慈庆宫正门大开,宫人捧着装有腵脩的盘子立于太后左侧。所谓腵脩乃《礼记.内则》所记“蚳醢”也,就是用蚁卵加工成的蚁卵酱,供“天子馈食”和“祭礼”之用,也是席上佳肴。
  
  内官赞礼,朱翊钧与皇后在宫门外四拜。执事二人举案至慈庆宫殿前正中。陈太后满脸笑容,温言叫起,召手叫庄静嘉进入内殿,摸着她的手低声问话。
  
  庄静嘉脸色微红,低声回答了几句什么,朱翊钧在殿外没听清。陈太后身边的司礼监掌印张宏低声咳嗽,提醒陈太后此乃礼制所无。
  
  陈太后横了张宏一眼道:“我们娘两个说些体己,你咳嗽什么?就知道磕头礼拜,这人心都被你等弄冷了!”说的张宏站不住,跪下请罪。
  
  陈太后又笑着对庄静嘉道:“莫要理他。这宫内虽然规矩大,也管不到你我头上,以后多来吾这宫中走动,也要拖着皇帝来,莫让他天天熬夜处理国事,累坏了身体。”
  
  庄静嘉低头答应了。陈太后又问了皇帝对她可好?庄静嘉明白太后意中所指,红着脸回了个“好”字,如同蚊子哼哼一般。
  
  陈太后又问庄静嘉道:“可会打麻将?说起来有趣,这麻将还是皇帝‘发明’,确实有趣!”
  
  庄静嘉摇头回道:“臣妾不会。”陈太后鼓动她赶紧学,张嘴又准备念麻将经。
  
  朱翊钧见不是头,也破坏仪式进殿赔笑道:“母后,儿子还要和新妇到慈宁宫,过两天让静嘉专来拜见母后学这麻将。”陈太后这才放过了庄静嘉。
  
  随后庄静嘉跟着皇帝出殿,在内官赞礼声中再拜。陈太后端容,示意身边尚宫,将装蚳醢的盘子端给庄静嘉,庄静嘉将之置于殿前案上,再拜。
  
  内官赞礼道:“礼毕!”朱翊钧吐了口气,又跟陈太后说了几句话,就和庄静嘉直奔慈宁宫。
  
  慈宁宫外的仪式进行的简短,李太后面上也带着笑,受了帝、后二人的礼,她恪守礼制惯了的,没有如陈太后那般出幺蛾子。
  
  待这套礼仪完成,庄静嘉返回坤宁宫,朱翊钧则返回乾清宫处理奏章。
  
  第三日为谢恩日,一大早朱翊钧不再穿新婚礼服,而着皇帝冕服,皇后仍穿礼服,像昨天一样,同诣两宫前行八拜之礼。今日两宫各自要把皇后叫进去说话——昨天陈太后让皇后直接入内殿,的确违反了婚礼流程,但她提前让皇后登堂入室,也算示好之举。
  
  随后两人返回乾清宫,朱翊钧换下冕服,服皮弁服、升座。赞引女官引皇后,上前就拜位,向朱翊钧行八拜礼毕。此拜之后,朱翊钧和庄静嘉之间新婚平等期结束,两人此际在礼法上分了君臣——要不怎么说皇帝叫孤家寡人呢,亲老婆也就和他平等三天。
  
  庄静嘉拜完皇帝之后,大驾返回坤宁宫,服皇后冠冕服,升座。内官引潞王、公主等朱家亲属,向皇后行八拜礼,乐平公主也在其列。此拜之后,明示了潞王、公主和皇后之间的君臣分际,对他们来说,皇后是君,他们是臣。
  
  随后,一大早就进宫等在坤宁宫的庄静嘉母亲和妹妹,也就是朱翊钧丈母娘、小姨子等亲属,向庄静嘉行八拜礼。这照样是用礼制把亲情割断,让各自都明白君臣分野。
  
  等庄静嘉抓紧机会和母亲、妹妹说完了话,女官引六尚等女官,进殿行八拜礼。之后引内廷各监局的内官内使、行八拜礼毕。这次拜见,是让这些人认识皇后,从法理上明确皇后后宫之主的地位。
  
  乾清宫朱翊钧这头,等皇后谢恩礼毕,就御奉天殿。颁诏布告中外:“朕惟两仪之位,承乾以坤......迩者,圣母仁圣皇太后、圣母慈圣皇太后特谕,所司简求令淑作配,朕躬仰遵。慈命谨昭告天地、宗庙,于万历五年三月九日册立庄氏为皇后,正位中宫。以共承宗祀奉养两宫,肇风化于九围,绵本支于万世。布告中外。咸使闻知。”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