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万历新明 > 第一百一十一章 民变

第一百一十一章 民变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徐阶虽然不明白朱翊钧恶意何来,但皇帝起复蔡国熙,还真是吓到他了。徐阶自嘉靖二年以探花及第开始,伺候了嘉靖帝一辈子,对一肚子筋节的皇帝,说实话不怎么打怵。
  
  但是朱翊钧的性子他摸不着啊?瞅着针对徐家这两下,徐阶判断——这皇帝在政治上是个生瓜蛋子,这路数看不懂啊!
  
  俗话说武功再高也怕菜刀,徐阶不怕嘉靖帝玩花活,就怕朱翊钧这样的不管三七二十一来莽他啊!到时候皇帝名声臭了不要紧,俺老徐家被莽死了,找谁哭去?
  
  因此他立即祭出一辈子百试百灵的法宝,善忍!蔡国熙隆庆三年时不是让我退田吗?坚决退!退了田养不起文会,正好也没人来,老夫不办了。朝廷不是重申蓄奴之令吗?仆役也不要了!
  
  这三招龟息大法使出,老徐家这“受委屈的老功臣”形象就树立起来了。正如徐阶所料,两河之间,大江上下,徐阶这尊老菩萨如同抹了金粉,闪闪发光。不能说万民敬仰,但说徐家“忍辱为国”的舆论几乎是一面倒的。
  
  在大明朝,皇帝说话只能好使一半,这还是强势的皇帝。另一半话语权在谁手中?清议!徐阶心说我都忍成乌龟了,舆论已成鼎沸之势,皇帝你还有下嘴的地方不成?
  
  徐阶能得善忍之名非为幸致,他的每次忍辱之中都有杀招隐藏。老严嵩就是被他用这一招玩死的,临了还对严世蕃对徐阶判断半信半疑,自以为老亲家是好哥们。
  
  嘉靖帝更不用说,徐阶在后期,已经完全摸透他的脾气秉性,顺着毛就把自己的事儿办了。
  
  这一次也一样,徐阶的退让之中也有杀招隐藏并自以为得计。见松江和华亭府县上下都在懵懂之间,他在腹中冷笑,心说民变起来了,一个苛政而致民变罪过谁也跑不了。
  
  到那时,戴凤翔昔日参劾海瑞奏章中所言:“求治过急,更张太骤,人情不无少拂”这顶帽子谁戴的住?王以修吗?他算个什么东西?!
  
  或言徐阶就不怕遗祸子孙?徐阶对此是这样判断的:徐家在此次退田过程中,老老实实躺倒挨锤,如同砧板上鱼肉一般,谁能说个不字?至于将来引发民变——还是朝廷求治过急,更张太骤之故,徐家有何错处?地都退了,唯一的短板也没了,皇帝总不能以莫须有来加害他吧!
  
  而且,徐阶这次“以退为进”跟朱翊钧掰一下手腕子,其实也属无奈之举。作为江南生丝业的扛把子,耕田可以没有,但桑田没有了,这些豪族谁还听他家的?开始时仗着昔日名望能顶住,自己百年之后,徐家败落就在转瞬之间!
  
  没奈何,只好绵里藏针,刺皇帝一下。面上无比尊重,底下玩点花活。既要不损皇帝的面子,又要让皇帝觉得再来咬徐家一口犯不着——这都是对付世宗爷的故智,徐阶老得心应手了。
  
  ......
  
  然而,他没想到的是。海瑞此时已经全盘猜透了他的如意算盘。
  
  万历二年的三月十六,令徐阶大为惊讶的是,王以修这个家伙竟然和华亭县一起开仓放粮了!这没灾没疫的,大春天放粮是什么鬼?还没到青黄不接的时候啊,王以修不想过了?
  
  王以修也是被逼无奈,他已将此间饥民聚集情况上报应天巡抚宋仪望,并按海瑞出的主意,移文苏松兵备道,让蔡国熙做好弹压准备。
  
  然而,再狡猾的狐狸也斗不过好猎手。放粮的第二天,大量“饥民”即涌入个个放粥点,都是听到风声的两地贫民过来沾光喝粥的。——虽然放给饥民的粥并不好吃,但是多点汤水垫垫肚子,给家里也省下了不是?
  
  王以修没辙,官府根本分不出来哪些是饥民,哪些是家里有粮的贫民——只好继续加大放粮力度。眼瞅着这备灾粮下去的速度越来越快,王以修和杨瑞云的心也悬的越来越高。
  
  幸亏应天巡抚宋仪望是个好官,急信回给松江府、华亭县,告诉他们粮食有的是,这种情况下不要怕粮食损失,以不生民变为第一要务,第一批支援粮食两万石已从南京起运,不日就到松江。
  
  同时,应天巡抚衙门已经移文南京工部,请河道侍郎安排河道官立即到松江招募工役——此为釜底抽薪之法。双管齐下,松江民变的危险很快就会消弭于无形。
  
  徐府之中,徐阶听说了王以修和宋仪望的处置办法,心里知道徐家没什么好办法了,只能躺倒挨锤。老人家摇头苦笑,心说这退田自守对家族也许是个好事——此时只能这样安慰自己,总不能生了气去打天吧。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