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万历新明 > 第一百零九章 谋算

第一百零九章 谋算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海瑞和王以修相处十多天来,在断案息讼上密切配合,有了些交情。
  
  王府台虽然水平不怎么样,但是个厚道人,对海瑞的怪脾气也能多加包容。此际海瑞发现了不妥,忙点醒于他,两人在路边又询问了几个饥民,访得些细情。
  
  等问清楚这些人从去年秋天就开始吃老本,现在多数已经断顿,王以修差点吓尿了。连忙吩咐身边亲随,让他连夜赶往华亭,告知华亭县令杨瑞云,嘱咐其做好相应准备。
  
  这顿只有两个人的庆功饭,王以修吃起来是味同嚼蜡,就怕突然有人冲进来报华亭县或府城民变。
  
  海瑞不喝酒,见王以修点了不少好菜,自家平时也吃不起,问清了是他自家拿钱请客后,将满桌子收拾个精光。
  
  王以修心神不宁,也没发现桌上菜都吃光了,拿着个酒杯在那里长吁短叹。来回在包间伺候的店家小厮见桌上就剩了些汤水,心说好么,这是遇到饿死鬼投胎不成?
  
  王以修最后终于发现自己失礼,连忙向海瑞道歉。海瑞笑道:“一粥一饭来之不易,某每次吃饭都是粒米无存,今晚你点多了,有点撑着了。”说完,打了个饱嗝,发自内心的未觉得王以修失礼,也未觉自己失礼。
  
  两人都无心在此盘桓,王以修拿银子结了账,两人相携回衙门。路上,王以修问海瑞道:“幸得大人点醒,下官才发现这府城和华亭在干柴垛上坐着,如今可如何是好?”
  
  海瑞听了,对王以修道:“看贵府有无担当了。但凡人有一口吃的,都不会作反。若我为贵府,先放粮救济,再予以缓图。”
  
  王以修听了皱眉道:“现时这满松江上下没一些灾情,备灾粮如何可动?若现在放了粮,到了五六月份再有个旱涝,下官乌纱不保是小事,这满城百姓可遭了大殃了。”
  
  海瑞也想到此节,心下也不停盘算,最后苦笑道:“解铃还须系铃人,这些人一大半都是徐阁老家放出来的,还得拿他家想招。”
  
  王以修道:“这徐阁老去年才退了田,满天下谁不钦敬?士林之中,缙绅之间同情他的不知多少?若再欺上们去,恐怕舆论鼎沸。”
  
  此际两人已经回了府衙。因海瑞是钦差,王以修将府衙后堂正房倒出来给了海瑞住,自家女眷住在后园,他自己在厢房住。
  
  海瑞见他愁眉苦脸,就引他到自己房间里去深谈。待两人坐定了,海瑞道:“某行事堂堂正正,但年已耳顺,这鬼蜮伎俩见了也不少——汝或以为这满街仆役衣食无着之状不是徐华亭有意为之?!”
  
  王以修听了,吃惊之余苦笑道:“这......这可是诛心之言了。”
  
  海瑞听了,先哂笑一声,又冷声道:“某于隆庆三年,和徐华亭过招一次,大败亏输。蔡国熙之辈,受高拱指使,当年拿某当刀子使——使便使了,但凡有利于国事,做刀子何妨?但徐华亭一招先鼓动舆论,再朝中呼应,老夫只能饮恨。”
  
  “隆庆三年,徐家退田一半,何曾有一个仆役打发出来。某抓住了他家痛脚,才打杀了几个作恶多端的奴仆——徐家当时倒像是死了娘老子。”
  
  说到此处,海瑞怒气上涌,呸一口又道:“等我被参倒了,哪消半年,徐家之田尽复旧观!”
  
  “现如今皇上拿蔡国熙逼住了徐家,这才把把他们收拾住了。即便如此,这舆论也是一边倒倾向于他,只不过被压住了罢了。”
  
  “——徐华亭岂是易与之辈?这以退为进本就是他的拿手好戏!等华亭或松江民变,朝廷还压得住舆论?到那时,皇上也要灰头土脸!”
  
  王以修以前没往这方面去想,见海瑞抽丝剥茧将徐阶的心思看得明白,说的头头是道,吓得脸色苍白。结巴道:“未......未必如此吧?若按大人所说,这徐华亭就不怕遗祸子孙?”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