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万历新明 > 第九十三章 相谈

第九十三章 相谈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两位太后打完了麻将,吃过了午饭后,又欣赏了一会儿歌舞,重阳节赏秋节目就结束了,朱翊钧侍奉着太后们返回内宫。
  朝臣送了皇帝,也三三两两下山出宫。两位新晋伯爵的热度仍未散去,身边仍围了一圈人,各种约饭、拉关系。
  张居正走到围绕着李成梁这堆人边上,高声道:“宁远伯随老夫来。”
  伯爵虽然已经超品,但张居正一声呼唤,周围的人都不以为异。李成梁听了,连忙满脸堆笑的答应了,跟着张居正下山。
  张居正将他领入文渊阁,简单客气几句,让他在会客室坐着等自己一会儿。
  李成梁正在会客室欣赏墙上的书法,内阁一个中书进来,给他沏了茶,放了份邸报在茶杯边上。心中暗道:“这学习时间你且慢慢领会着。”
  李成梁左等右等,在屋里转圈儿。邸报都翻烂了,张居正也没出现。眼见着黄昏了,他走到门口张望,见元辅的签押房还是人来人往,都是来送文书或奏事的,张居正却始终没有露面的意思。
  李成梁此前进京,也常到兵部、户部打钱粮官司,什么样的文官都遇到过。但因他手面阔,头面熟,从未坐过如此长时间的冷板凳,没想到今日被张居正晾在此处。
  他心里先是有些恼怒,心说我以前去你府上送礼的时候,你张江陵也没这般架子。如今我已经伯爵了,你还要让我难堪不成?
  正腹诽间,几天来被封爵事搅得脱落的神经突然搭上线。李成梁猛抽了口凉气,从一直亢奋的状态中完全冷静下来。转念回忆起自己这些天的张扬之状,脑门竟沁出了汗珠。
  他定了定神,走回椅子上坐了,将已经冷掉的茶水也喝了。双手扶膝,如同学生般端坐,双目微阖,静静养神。
  这般等了不到一炷香时间,就有中书进来给他换了一杯茶。李成梁谢过了,端起来正要喝时,门口一声爽朗的大笑,张居正边进来边道:“让宁远伯久等了,居正之过也,恕罪恕罪!”
  李成梁此时已经知道轻重,忙正了正伯爵的雉尾梁冠,掀起麒麟补子朝服的前襟,扑通一声跪地道:“辽东总兵,李成梁拜见相爷!”弯腰就要叩下头去。
  张居正抢前一步,一把拦住道:“宁远伯折煞居正,还请起身,乱了国家礼数可使不得。”双臂虽然用力,但李成梁这个头还是结结实实的磕在地上。
  张居正又拽了一把,李成梁才借力起身。张居正让他坐上首,李成梁哪里敢,最后张居正提议东西昭穆而坐。李成梁连东侧也不敢坐,到底还是让张居正在东边坐了。
  张居正见他终于识做,心说这才值得我拉你一把,否则谁还管你的死活。
  两人客气几句,张居正问道:“宁远伯上午所言赫哲部女真的事情,为何不见于辽东奏本?”
  李成梁听了,请罪道:“此成梁疏忽之过。因赫哲部于辽东隔得远,中间还有海西等女真部挡着,此前成梁未加重视,未禀报朝廷,请元辅恕罪。”
  张居正听了,冷然道:“然则你回奏皇上,称‘皇上一语而直指辽事核心’,这岂是一句‘疏忽’能解释的?随后又以大言欺君,你的心迹此时可问吗?”
  李成梁此前跟张居正谈话,张居正都是勉励他的时候多。收他年礼的时候,更是和风细雨,平易近人。
  李成梁万没想到,张居正今日用了几句话,就把他心内不可告人的心思大白于外,此时才领教了他的辞锋。
  听了张居正的诛心之问,他脸上的大汗都淌流了。结结巴巴道:“相爷见得是。成梁确有些私心,或以自家通辽事而自诩,私心为保家门而已。但对朝廷绝无二心!绝无二心!”
  张居正哂笑一声,道:“若你有了不臣之心,甚或做了养寇自重的事,你家满门良贱此时已经在地府见面了。你未见李环、杨炳等人的首级吗?他们都是世券在手,与国同休的侯爵和伯爵,宁远伯比他们如何?”
  李成梁听了,哪里还能坐得住,见屋内没人,又扑通一声跪下道:“成梁悔之无及!只不知现在圣心如何?若皇上恼了,还请相爷救成梁一命!必衔草结环以报!”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