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万历新明 > 第七十五章 杀星

第七十五章 杀星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奇太妃在西苑百禄宫殿顶塌陷中罹难,在朝廷中引起轩然大波。朱衡当日跪在百禄宫门外,未获太后和皇帝召见。
  张居正面圣后,让朱衡自行回部,自请处分。朱衡性格强硬,常与张居正相争,不为张居正所喜。万历元年,杨博辞吏部尚书,葛守礼和朱衡一主一副,拟于廷推时夺得此位,却被张居正联合王瀚击败。
  此次西苑修造腐败案发,张居正欲借此机会,将朱衡赶出朝廷。因此在面见朱翊钧时,无一句缓颊之语。
  朱衡擅长水利,但其观点长期与治河专家潘季驯不合。嘉靖四十五年、隆庆元年两次在治理黄河事务上,与潘季驯水火不容。
  潘季驯的治河理念为“束水攻沙”和“蓄清刷浑”,以清竣河道,根治漕运壅塞为主;朱衡的理念为“改旧为新”,以新开河道,力保漕运为主。
  两人在治河理念上的龌龊,逐渐演化为互相攻讦,并分头向朝廷上报自己的治河方案。朱衡连续两次在朝廷中把潘季驯击败,获得治河的主导权,并因治河保漕之功升工部尚书,潘季驯作为朱衡的副手,也跟着升了级,后来丁忧回家。
  隆庆四年,黄河决于邳州、睢宁,潘季驯丁忧起复后总理河道,堵住了缺口。朝廷尚未赏功,因运输船只漂没事故,被勘河给事中雒遵弹劾罢官。
  在隆庆初期,张居正曾经支持朱衡的治河理念。但隆庆四年的黄河大决口,大大动摇了张居正。
  此后几年,因朱衡在朝中多次与他唱反调,张居正在万历元年初期又向潘季驯伸出援手,拟起复潘季驯总理河道,被朱衡杯葛而失败。
  朱翊钧逐步掌权后,张居正向朱翊钧推荐了潘季驯。后世之历史爱好者,还有不知道潘季驯鼎鼎大名的吗?朱翊钧本拟立即启用潘季驯,但又改了主意。
  他嘱咐张居正拨朱时泰贿银五千,令潘季驯组织团队,在黄河、淮河和运河整个流域进行调研,通盘考虑治黄、治淮、保运、保祖陵、保民生五个方面,并拿出全面的治理方案。凝萃殿案发时,潘季驯还在泗州洪泽湖附近调研呢。
  西苑腐败案发,朝中科道群起而攻朱衡,张居正也无保衡之心,他不安其位,于万历二年四月初连续上书请辞,朱翊钧未按惯例加官,也未准驰驿,直接罢其官。
  朱衡收拾行囊,灰溜溜的离开了京师,户部侍郎郭朝宾接工部尚书。
  西苑腐败案造成太妃薨逝,震动京师。朝廷为平息舆论,免尚书、并判工部员外郎杨松绞刑。工部涉案的官员、差役四十多人三司会审后,一体被判斩首、抄家,其余三十多人抄家、流放。
  因直殿监少监王利受贿,致主上安危于不顾。东厂取得口供第三天,朱翊钧未经三司会审,直接判其剐刑,并责令少监以上的各司、监首领观刑。
  直殿监首领殷祥监管不力,且有受贿事,发孝陵。其余与西苑宫室建设有关的直殿监人等,或杀或逐。
  一番大砍大杀,宫内宫外震怖。朱翊钧正月大阅,斩杀勋贵数名,部分勋贵还以为是皇帝恶了勋家。
  此次看见了王利、杨松等的下场,不光是勋贵,连同朝臣、百姓都知道,这皇帝是个杀星下凡。
  虽未像太祖、成祖那般迭兴大案,但万历二年春天还没过,这杀掉的人头筑个小京观都够了。
  一时之间,天下万马齐喑。去年还磕磕绊绊的考成之法得以彻底贯彻,各部、司将自家的五年规划和万历二年的本年任务齐齐调高了一截。
  万历二年四月初一,葛守礼不再抱病,上班第一件事即上疏奏请兴革都察院。
  张居正贴黄“请圣裁”,朱翊钧批红“可”,并令葛守礼将兴革方案细化复奏。随后,令御史、科道滋味难明的圣旨下来,将都察院大作兴革。
  ......
  明太祖出身贫苦,对元末的腐败现象刻骨铭心。建极以后,以重典治世,建立了有史以来最严密的巡视监察网络。而都察院,就是这巡视、监察网络的核心。
  都察院的职能分为内职掌、外职掌和地方上的按察司。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