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万历新明 > 第二十五章 琐记 一

第二十五章 琐记 一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万历元年四月,北京城已经被绿意笼罩。紫禁城内各宫百花齐放。各宫殿的窗户都撕下了厚厚的桑皮纸,换上了透气透亮的轻纱。
  乾清宫、慈庆宫的部分窗户上,却换上了绿莹莹的玻璃。这些玻璃是张鲸主管的内造工匠,烧制出来的第一批平板玻璃。尽管大小不均、厚薄有异,气泡杂质甚多,仁圣太后却喜欢的要不的。
  朱翊钧曾劝仁圣太后等平板玻璃生产稳定了,再统一更换。仁圣太后道:“这见天的点着牛油烛,熏得眼睛疼,可等不得。”宁可把窗户改了,去适应玻璃,也不愿意等第二批。
  因此慈庆宫的暖阁上,窗棂的木条有的变成了三角形,有的变成了梯形、有的甚至呈圆形。在木匠的努力下,尽量装饰成对称好看的形状,倒也没丑到辣眼睛的程度。
  此时,明亮的暖阁里,一个个身着金丝镂凤对襟衫,绿纱挑线镶边裙的宫女子们,陪着太后打麻将。
  那麻将乃是皇帝专门督造孝顺两宫的,共造了两副。全部都是翡翠雕刻,二百八十八张绿油油的没一丝杂色,把从洪武年间开始,缅甸军民宣慰司所贡的玉料用个精光。
  朱翊钧估摸着每一副放在五百年后的拍卖行,十几二十亿不在话下。就是在现在,普天之下要找出如此均匀无杂色的大块玉料,出了紫禁城也没地儿寻去。
  仁圣太后坐了一把庄,再抓牌时,十三张里面竟有十张条子,且有四对儿,乐得嘴角直抽抽,拼命想压抑住兴奋的心情,那笑却都在脸上。
  陪着打麻将的新宁伯夫人汪氏见慈颜甚喜,估摸着太后来大牌了。抬头看向太后身后的宫女月娥,那宫女点了点头,用手摸头,捏鼻子,挤眼睛,小动作做个不了。
  不到半盏茶时分,汪氏打出一张九条,仁圣太后将牌推倒,笑道:“谭家的可‘点大炮’了也!”
  见牌面时,竟是门清一色豪华七对子,九条太后已经有了三张,汪氏打出最后一张,确是“点大炮”。
  汪氏打开荷包,将金豆子数出一把,送到太后跟前道:“伯爷今日知道臣妾来陪太后麻将,嘱咐我道:‘太后家金山银海的,可要涨精神,往家里划拉些’,却不料太后这般手气,臣妾只有孝敬的份儿呢!”
  一句话说的仁圣太后慈颜大悦,眉开眼笑道:“自从皇帝孝敬哀家这新叶子牌,咱可算有了下家了!这一日不摸它,真真茶饭不思了也!再来再来!”月娥等要帮助洗牌码牌,太后道:“不必了,自己垒这‘城墙’才有趣儿!”
  说话间,四圈战罢。那月娥劝道:“太后,皇上说这麻将致人久坐,不利身体,打过四圈却要松乏些。”
  仁圣太后虽闷闷不乐,却也听劝。只因她初接触时,没日没夜的玩,颈椎疼痛难忍,此时不犟了,就站起来走动走动,和众人喝茶聊天。
  等另两个命妇出去松乏解手,那汪氏瞅准机会跪地禀道:“今日臣妾厚颜,想求一个恩典。”
  仁圣太后脸拉下来,冷笑道:“皇帝说命妇入宫玩牌,不免求到哀家头上,果不其然!”
  那汪氏满脸通红,要滴出血来,哭着道:“臣妾本来没脸来说,伯爷在家打滚撒泼,只拿着臣妾和孩子出气,臣妾也是没办法——”说着挽起袖子,露出胳膊上的一块块乌青。
  陈太后见她哭得凄惶,却又不忍。先怒道:“混账行子!男人家不能顶立门户,却苦了你和孩子。”又叹气和颜道:“说罢,到底什么事?可事先说好,难办的,我找皇帝也张不得嘴。”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