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万历新明 > 第二十一章 大弊 下

第二十一章 大弊 下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张居正听朱翊钧言说自己《陈六事疏》并未触及天下之大弊,心中一凛。忙端正仪态,垂手静听。
  朱翊钧先问道:“依先生看,若六条齐做,十年后,天下将如何?”
  张居正闻言沉思了一会儿,方道:“或可见仁宣之世也。”
  朱翊钧又问:“朕之后百年,将如何?”
  张居正见朱翊钧谈的如此深入,看了一眼起居注官,欲言又止。
  朱翊钧会意,转头对那个叫肖隆巍的起居注官儿道:“你且记着,其后删减增添,都由张师傅做主。”那官儿应了。
  自有了左右史、起居注等史官以来,这起居注的修订臧否之权都在皇帝手里,其他人未请旨而删改一字,即触犯“擅做起居注”之法令,最轻的也是绞刑,一般都是抄家杀头,恶意丑化皇帝的,也可能夷三族。
  朱翊钧授权张居正删减,即是让他畅所欲言的意思。
  张居正见皇帝这般,知道这问题躲不过了。他于史、儒两道,也算小宗师级人物,如何不明白皇帝的意思。沉吟了一会儿,方回道:“臣年齿已近半百,熟览历朝政治得失,却未得一法而传洪业致无穷也。”虽未正面回答,但也委婉的说出了对未来的预判。
  朱翊钧听了,点点头又问:“国与家之别,张师傅如何看?”
  此时的全世界,尚未全面生发国家主义的概念。大概六十年前,意大利人马基雅弗利才写出《君主论》,其中提出的国家主义概念流传未广。欧洲各国也都和明朝一样,“朕即国家”的概念深入人心,君主为国人的父母,民众为君主的赤子。
  君主爱民,如父母之爱赤子;子民敬君,如子女孝顺父母。因此,中国历朝历代即以“孝”治天下,其根源在此。
  果然张居正听了,立回道:“家国社稷,本为一体,焉有区别?”
  朱翊钧听了,也没和张居正辩驳,只轻轻点头。又问:“华夷之别又如何?”
  这问题有标准答案,张居正虽不明白朱翊钧东一榔头,西一棒槌何意,却朗声回道:“子曰:“夷狄之有君,不如诸夏之亡也。本朝刘文成公(按:刘伯温)言‘夫华夷峻防,一王大法,胡主中国,几变於夷,圣经明义,千载或湮焉。’”
  张居正的意思很清楚,蛮夷和中国人不是一类,他们是禽兽,咱是人。
  朱翊钧闻言道:“若其习中国礼仪,用中国文字,变蛮为俗,则如何?”
  张居正老师傅了,闻言轻笑道:“皇上圣学辑熙,岂不闻孟子曰:‘吾闻用夏变夷者,未闻变于夷者也。’臣乃楚人,春秋时,楚人曾为蛮夷也。”
  朱翊钧点头道:“今日在师傅面前,略述弟子之大志,老先生愿听乎?”
  张居正听闻朱翊钧三问,心中有所预感。此时忙站起身,肃立道:“臣愿闻。”
  朱翊钧朗声道:“朕欲九州同贯,都沐华夏之风;凡日月所照,皆为皇明之土!”
  张居正心道果然,暗自苦笑。面上却做出激动之色,跪地回道:“皇上欲赫然奋发,威加四海,臣闻之不胜雀跃欢欣之至也!”说罢叩头不语。
  朱翊钧叫起,仍让他回座。笑道:“师傅却瞒我了,朕刚说这天下‘呈土崩瓦解之相’,却立下这般志向,岂非前后矛盾?”
  张居正闻言不语,他实在搞不清朱翊钧葫芦里的药,只暗暗在心里打着腹稿,打算予以劝谏。转念又暗思道:这皇上还是年岁小,咱小时候,不也欲开万世之太平么,不足为奇也,志可故而不可泄。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